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如云.净域杯】小巷深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散文
北方的夏季依然很凉爽,丝毫不觉得燥热。吃过早饭,唐静玥简单地化了个妆,便出门去了。昨天爸爸的老友王品章伯伯来家里做客,无意中提到,说城里的首富曹家,让他帮忙给大小姐物色一位品德贤淑的家庭教师,王品章问唐静玥的父亲,手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唐静玥立即缠着王品章,说自己愿意去。唐静玥乖巧伶俐,王品章很喜欢她,把她当做女儿来看待:“当然好了,但不知道你爸爸的意见如何。”王品章见老友面露厌恶之色,向静玥努努嘴,笑着说道。   唐静玥的父亲名唐琛,字敬德。信奉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位开明的进步人士,本来是一所名校的校长。看不惯吴佩瑶那些军阀的专横跋扈,不愿与之同流合污,毅然辞职,回到北方家乡,一个偏僻的小镇,做了小学教书匠,与妻女共享天伦之乐。日子过得虽然清贫,但温馨祥和。   曹氏全名曹有福,斗大的字不识的一箩,全凭胆大,骨头硬。混进吴佩瑶的军队,曹有福人机灵,心眼活,又讲义气。慢慢地拉弄了一帮子亲信,称兄道弟的,羽翼丰满起来了。也是机缘巧合,在一次军阀混战中,曹有福有幸救了吴佩孚一条命,从此和吴佩孚有了过命的交情,军中的大小官员无不对他礼让三分。凭着吴佩孚的庇护,他越混越好。次年,曹有福下苏州女子师范学校视察,遇见一位名叫婉儿的女学生,曹有福对她一见钟情,苦苦追求。婉儿都不为所动,曹有福没辙了,用了下三滥的手段,占了她的身子。婉儿并不喜欢曹有福,但是肚里有了他的骨肉,孩子是无辜的,婉儿只好委曲求全地从了他。   婉儿虽不是大家闺秀,但自小随着父亲饱读诗书,脾性委婉温顺,模样也好看,曹有福视她为眼目来珍爱。婉儿不喜欢过血腥的生活,曹有福毅然放弃了大好的前尘,弃官从商,带着心爱的女人回到了家乡,北方一个偏僻的小城镇,过着平静的生活。婉儿是苏州西湖边上长大了,曹有福怕她想家,请来南方工匠,为心爱的女人精心修建了一所具有苏州特色府邸,将那些具有南方风格的景致,统统搬进了他家的院子,仿得惟妙惟肖。婉儿喜欢芙蓉和栀子花,他就派人去南方运回来,种植在院子里,由专人养护着,为了这个女人,那几年他没再接触过别的女人,那份痴情很令人感动,但唯独走不进婉儿的心。   就在小女儿三岁那年,婉儿郁郁而终了。直到死也没能接纳曹有福,为此,曹有福性情大变,他的生命中只留下恨,对婉儿刻骨铭心的恨。为了惩罚婉儿,他把遗像挂进自己的卧室,他不断地娶姨太太,对着婉儿的遗像行云雨之事。婉儿依旧淡淡地笑着,嘴角似乎露出一丝轻蔑。曹有福忽然地发起疯来,操起枕头狠狠地砸向婉儿的照片,摘下婉儿的遗像狠狠地摔在地上,并掀起被子将那些姨太太赶出卧房,从此打入冷宫再也不会理她们了。   恢复理智后,对他的那些姨太太还是很有人情味的,他不会用权势约束这些女人,她们去留自愿。走的会给她们一笔钱,做以后的生活费。自愿留下的一人一进院子,管吃喝不说,每个月还会给她们足够的零用钱。在那个战乱时期,衣食不用发愁,也不用风餐露宿,想想还是跟着曹有福划算,那些女人们也就打消了离开他的念想,死心塌地地守着这个男人。闷了,姐妹们聚在一起打打牌,聊聊天,日子过的倒也惬意。   唐琛接触过很多官僚,深知曹有福的为人,书生自有的傲气,使他从骨子里瞧不上曹有福这样的人物。女儿不依不饶的一直缠着他,要父亲答应她去曹府做事。唐琛就这一个女儿,夫妻俩老来得子,自然宠爱的不得了,只要女儿认定的事,他们没有不顺从的,不过女儿向来有分寸,从不会无理取闹。他心里有十二分的不情愿,始终没抵住女儿的纠缠,勉强应承了下来。再说曹有福虽说霸道,在商界口碑极好,从不持强凌弱,对他的手下也很仁厚,对待女人,他一直坚持着自觉自愿(原配婉儿除外),这点到让唐琛对他另眼看待了。   得到了准许,王品章反而不放心,本来想陪着唐静玥一起去的曹府,被静玥生生地拒绝了。只是拿了王品章的名片,笑着跑开了。   唐静玥是个孝顺闺女,看着父亲每天为了这个家辛苦地奔波,她很心疼。一直想找份兼职来替父亲分担。无奈父母亲总以学业为重做借口,回绝了她。如今毕业了,也在家中闲置大半年了,总算有了机会,如论如何静玥也要把握住了。   静玥叫了一辆黄包车,按着王品章指引的路线,穿过好几条街,才找到了福西路泽西巷。这个地方的位置比较偏僻,地处城南郊外,环境极为清幽。静玥付了车费,缓步踏上一条窄窄的小巷,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人为地弄些小的瑕疵,给人以年代久远的感觉。小巷的两边是青砖垒起来的高墙,小巷里倒不觉得阴暗,稀稀疏疏的阳光,撒落下来,墙根底隔一段距离生长着几株雏菊,或是几株兰草。这些花草显然是人为种植的,正是因为这些淡雅的花草,50多米的石头小巷才不会觉得死板生硬。小巷的尽头是一座红顶白墙的小洋楼,仿西方建筑的,窗户却具有南方风韵,精雕细琢的镂花轩窗。白色镂花铁栅栏门紧紧地关闭着,黑底白雨点的大理石门墩,钉着蓝色小长方形的门牌,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泽西巷21号的字样。没见主人却先被这景致所吸引了,如果不是听了王品章叔叔的介绍,静玥一定想不到这里的主人是个粗人。她稳定了下思绪,用纤细的手指拢了拢头发,然后又整了整衣服,自己打量了一番,感觉没啥不妥,才伸手按响门铃。   过了好一会儿,楼门口出来一位老者,他一只手轻轻地撩起长袍,小跑着赶过来。看到静玥不急着开门,反倒和气地问道:“预约了吗?”   “我是王品章先生介绍来的,是来贵府应聘家教的。”静玥低下头,从小包里取出王品章的名片递过去:“这时王先生的名片,烦劳您通禀一声。”静玥脸上始终带着笑,静美的如同一朵莲花。   “小姐稍待,老仆去去就来。”老者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便又急忙的转身禀报去了。   片刻后出现在楼门口,冲着院子高喊:“老周,开开门,把那位小姐迎进来。”   “好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的右侧传来,接着走过来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伯伯,他把静玥让进院子。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一直通向了楼门口,淡淡的香味时不时钻进静玥的鼻子,让人沉醉。   “小姐,随我来,我家主人在书房等着你了。”老者侧着身子,恭敬得在前面带路,静玥心里忽然很紧张,她僵直着身体,忐忑的跟在后面,双手紧紧地攥着手包,手心都冒汗了。   静玥紧随着老者,进了楼门,右拐上了二楼,停在了楼梯旁边的房门前。老者轻轻地敲敲了门,向里面禀报:“少爷,她来了。”   “好,进来吧。”一种俊美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语气中透着高傲,感觉着不会让人轻易接近。听老者称呼他为少爷,一定不会是曹有福静玥的心情稍稍地放松了,她调整好自己的呼吸,优雅地走进去。   这是间不足十五坪左右的长方形屋子,踏进门首先看到了一幅字,挂在后墙的正中,是郑板桥的名句“难得糊涂”。楠木做轴,装裱的很精致。唐琛酷爱名人字画,对之颇有研究。静玥自小受父亲的熏陶,学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郑板桥历经多年独创了“六分半书”,取众家所长,自成一体,骨架、神韵都是他人无法比拟的。静玥上眼一瞧便知真伪,看来这家主人并不像外面流传的那样平庸。   屋子的左面靠墙是一排书架与古玩架,并排是一张书桌,文房四宝,整齐地摆放在书桌的右上方,书桌的左边则排放着一个西洋台灯女性癫痫病该如何治疗呢。房子的主人着一身乳白色的真丝家居服,低着头正在练习书法。知道静玥走进来,也没有抬头,高傲的态度,使静玥很反感。毕竟是自己的头一份工作,若负气回了家,便再不会有出来工作的机会了。   “请坐吧。福伯,麻烦你给这位小姐上杯茶。”静玥这才把眼光转向书房的右边,一张茶几,一对春秋椅排放着墙边,右上角是一张竹子躺椅。到底是大户人家,所有家具都是用金丝楠打造的,价格不菲。墙角一个花架,一盆吊兰匐茎下垂,凭空飘挂,累连不绝,犹如清流飞瀑,溢出几多春色,枝节处开出点点白色的小花朵,散发出缕缕清香,金丝楠的香与这吊兰的香糅合在一起,惶恐的心立刻安静下来,清香肆意的流淌着,温馨的气氛,使静玥原本紧张的心情立刻舒畅了。   静玥安静地坐在了春秋椅上,半日的奔波,静玥还真觉得渴了,她始终矜持着,没去碰那茶杯。男主人终于忙完了,他放下笔抬起头来,好一位英俊的男子,乌黑的头发向后背起,不淡不浓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似一潭池水,藏着清冽,鼻如悬胆,有棱有角的唇,颜色偏淡,紧紧呡着。身形偏瘦,清秀挺立,他接过福伯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手。又端起一杯茶,在竹椅上坐定,呷了一口茶,放在一旁的小茶几上,顺手拿起一把折扇,轻轻的扇动,他的手指细长,如同玉笋,静玥看呆了。那男子忽然开口了,着实地惊到了她。   “小姐贵姓,咋称呼?以前在哪里做事?”这男子的眼神游离着,他都不看静玥一眼。   毕竟是她人生路上第一份工作,她很在乎这次机会。静玥的心猛然收缩了,紧张的似乎要蹦出来。   “我姓唐,名静玥,师范毕业后一直闲赋在家,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静玥极力的稳住心跳,老实的回答着。   “我的妹妹内秀,文静,性情孤僻。我要你不仅能教她读书学习,最主要是会哄着她玩,接了这份工作,你要搬进府里来住,没事不能随便出入府邸,即使出去了,也要福伯陪着,最好不要在外边过夜。这些你能做到吗?”男主人微微地抬起头,歪着头瞅着她,等着她的答复。   “这样呀......住在府里不成问题,至于其他的条件,我要做了才知道。”男子有些霸道,说好的做家教,听着像是在找保姆。静玥迟疑了一下,尽管条件苛刻,她还是答应了,比起父亲,她受的苦实在是微不足道。   “好!就这样定了。福伯给她安排住处,然后带她去见小姐。”他站起身来,目光直视着前方说:“安顿一下,尽早的搬过来吧,越快越好。”他丢下一句话,人已走出书房了。冷峻的眼神,高傲的气质,深深地触动了静玥,她的心忽然很惶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静玥如释重负。   静玥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说服了父母,搬进了曹府,她的房间就在曹凝露的隔壁。初见曹凝露的时候,静玥就有些心疼。雪白肌肤丝缎般的华丽。眸子里是一望无际的苍蓝,属于最明媚的天空的颜色。脸颊线条柔顺。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和弧度,散下来。只是身体过分的瘦弱,像极了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让人疼惜。这样的美人只有在书里看到过,静玥直勾勾的盯着她,曹凝露不好意思了,羞涩的垂下了头,偷偷地乐了,一对小梨涡时隐时现,那样的招人爱惜。   曹凝露很腼腆,她青少年癫痫该怎么治疗总是低着头,不敢看静玥。她不善言辞,多数时间静立着,就像流动的空气,让人忽视。相处一段日子后,静玥发现凝露总是偷偷地叹气,眼里有一抹轻愁浮动,十六岁的花季,本是无忧无虑的时候,曹凝露却比同龄人多了份凝重。曹曦辰很喜欢他这个妹妹,有些闲暇就来陪她。凝露也很依赖她这个哥哥癫痫病具体预防方法有些什么,静玥看得出,他们的感情很深厚,只有和曹曦辰在一起,凝露的眼睛就特别明亮,脸上常常洋溢着笑容,静玥看得出那种笑是由心底发出来的。   曹家的家规很奇怪,凝露只能待在院子里,不能踏出大门一步,这是福伯特别交代的。   曹府的大院子倒不枯燥,亭台轩阁,假山石桥,修建的十分讲究。正中间挨着小楼的台阶,有一座小小的莲花池,粉的、紫的、黄色的睡莲点缀在碧绿的莲宝宝睡眠中会发生癫痫吗叶上,煞是好看。曲折游廊连接着水池两头,池水只有两尺多深,清凌凌的,一眼望到底,水底的白色鹅卵石,清晰可见,红的,白的,黑的金眼鱼在水里游来游去,嬉戏追逐着。满院子种植着一簇簇栀子花,薄若冰绡的花瓣,重叠着,嫩黄色的花蕊散发出淡淡的馨香,仿佛把院里的空气也染香了。西墙边几株芙蓉,玉兰,穿插栽植,此刻都花满枝头。南墙角是一小片竹林,紧挨着竹林有一颗粗壮的龙眼树,此时花期已过,枝头挂满了一嘟噜,一嘟噜褐色小圆球。北方的初夏,猛然看到这样的景致,静玥觉得很稀奇。置身其中,仿佛漫步在南方的园林里。院子的布局很雅致。   偌大的院子里只有曹凝露兄妹,福伯,静玥,还有两三个下人,到是十分的幽静。静玥住进来小半年了,从没有见过曹有福和那些姨太太们。这里的佣人也很奇怪,福伯仿佛是这里的主子,所有的下人都要听从他的安排,静玥也不另外。整座院子除了曹曦辰,也只有福伯可以随意的出入,静玥若想回家,也是福伯安排,指派专车相随。唐太太想闺女,希望静玥能在家多待几天,静玥先前已答应了主人的要求,但又不能告诉父母,怕父母接受不了。只好编些谎话来哄骗他们,古语说得好:“日久见人心。”静玥相信,只要自己诚心对待凝露,兴许会感动了曹曦辰,也会恩准自己自由出入呢。   曹凝露眼神里时刻闪烁这一丝胆怯,像做错事的小孩子。这样的表情让静玥又疼又怜,她细心的呵护着曹凝露,陪伴着她去院子里玩耍,给凝露梳各式各样的发式,再去院子里摘回来带着露珠的栀子花,插她在鬓角。花美人更美,看着镜子里娇嫩的面容,面颊上泛起了红晕,越发的甜美可人。凝露的笑声越来越开朗了,和静玥的话也多了。静玥也很喜爱她,她就像一位知心的大姐姐,精心的呵护着凝露,她不仅教凝露读书写字,还让福伯买了五彩绣线,教凝露绣花,凝露天生的手巧,绣的花朵,蝴蝶惟妙惟肖,竟然超过她这个师傅。 共 24000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