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唠了一宿嗑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表白的话
破坏: 阅读:704发表时间:2018-04-01 18:14:12

四十年前的三月份,是文革后第一批参加高考被录取的七七级学生入学的日子。
   我是最后一位进202寝室报到的。当晚,岁数最小的小杜、金亭热情地帮忙铺床,并指导我这位老大哥要赶在十点前拿着脸盆去洗手间端水以备第二天早晨漱洗之用。我一一照办。
   熄灯后,不知最后一位端水回来的是谁,黑灯瞎火的踩翻了地上装水的脸盆,于是惊动了下铺的人,有的取拖把,有的用扫帚,几个人踮起脚步拾着床铺下的鞋子。
   坐在上铺的晓洋打趣说:“你们这不是在跳芭蕾吧?”
   大家说:“你不下来帮忙还说闲话,罚你跳舞!”
   晓洋说:“这还用罚?看,来现成的。”
   说着,站在被褥上,露着两腿的毛,脚跟踮起,双手交叉,边抖动身躯边哼着乐曲:“咋样?像不像四小天鹅舞?”逗得大家前仰后合拍掌欢呼。
   门外走廊上又响起收发室值班的老范太太催促就寝的喊声,于是202重新熄灯,但寝室的兴奋劲却无法熄灭。我们初来乍到,本身就具有极强烈的交流欲望。部队的奇福自然满腹的枪炮弹药,擅长书法的文龙口口声声的欧体隶书,晓波夸张着当泥瓦匠的埋汰,明宜则描述当架线工爬电杆的狼狈,我站过柜台,吹嘘着快酒慢油克斤扣两的窍门,这自然让笑声一浪压过一浪。
   这一唠竟然过了一点。大家说,就此打住,谁也不许说了,睡觉。
  湖北的羊角风医院那个专业 寂静中,温良突然用浓重的四川口音神秘兮兮地说道:“我最后再问一哈(下),长春给不给穿小裤管?”(当时左风尚存,温良是害怕长春没有解禁小脚裤。寝室在沉默了几秒钟后,发出了排山倒海似的笑声(主要笑他的方言小裤管)。
   温良十分不解:“笑什么?不懂小裤管?”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重新又爆笑了一把癫痫病人平均寿命是多少呢
   继而聊起了衣着,说谁谁身架笔挺,谁谁肌肉发达。也许是肚子都有点空了,转而说奇福的皮肤白面似的,属于一级精白粉,做包子准好吃;自己的皮肤属于等外的,纯苏联黑馒头。有人响应:“现在来个黑馒头吃也行啊。”有人泼凉水:“行了,别来精神会餐了,越说越饿!”随着说话声音慢慢地消停下来,有人开始打呼噜了。
   孟浩对吃显然是意犹未尽,他悄悄告诉下铺的明宜(有话剧台词功底的孟浩字正腔圆嗓门大,悄悄地还是让大家听得真切):“解放路食品店的肉肠做得又粗又肥,粉面少净是五花肉,一咬一口油,妈的,这味绝了。”
   听得大家直咂嘴巴。晓波坐起身来诏示:“现在如果在长影那儿有几根肉肠,谁愿意去拿?”
   大伙说不值得,冬夜里大老远的只能割舍。
   “如果肉肠挪到门前的同志街呢?”
   众人踊跃揭榜蠢蠢欲动。
   这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晚餐的两个窝头、一碗苞米面糊在年轻的体内早已化为乌有。于是你说你的东北溜肉段溜肉片,我说我的四川麻辣豆腐夫妻肺片,北方的肉馅大包,南方的灌汤小笼,说得大伙唾涎三尺睡意全无。一直捱到凌晨三四点,大伙方昏昏然睡去。
   第二天的入学教育,202们哈欠连连,一准没谁能听得进去。但就这一宿唠嗑,却让室友们很快融为一体。
   一宿不睡:真值!
  

共 11治疗癫痫的药物有哪些5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