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只有在机场,才知道什么是原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都市

那一年,外甥到新加坡念书,姐和姐夫包车送他到合肥。一路上,波波不断地翻着手机,跟他爸妈说他一些要好同学的信息。那一份淡然,那样一种安静,丝毫看不出这个从未离家的孩子,将要远渡重洋、独自奔赴异乡时的那样一种难受与感慨。

  到了机场,姐和姐夫将他的行李奉上安检。穿越候机大厅,仰望偌大的机场,在即将登机的一刹那,波波的眼圈红了。几回回顾,蓝天白云之间,孩子心田的波涛澎湃起伏。那一刻,透过姐姐脸上堕泪不止的想念,让这场依依不舍的送别,涂抹上一层浓烈的乡愁。

  著名华人女作家铁凝说过:“世上的人原本都出自农村,有人死守着,有人挪动了,太阳却是只有一个。”孩子在家,不以为有什么不当。一旦孩子分开家,总以为心里空荡荡的,家中似乎少了些什么。波波走后,好屡次与姐夫他们谈天话题都是:从波波牙牙学语、蹒跚走路开始,孩子的一点一滴、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他们影象犹新。掀开蒙尘的相册,扫视寂寞的书房,以及,从此召唤孩子的乳名而无人在身边应答,唯有此时他们这才清醒地意识到,孩子早已经分开他们,一小我私家在异国他乡独自闯荡。

  有些回想,只能在瞬间遏制。因为,越是想念就越是感慨。

  常常,姐姐在下班后,脸上刚要掉泪,孩子的电话铃声就响起。因为舍不得孩子的国际远程话费,姐姐和姐夫一股脑关掉手机,仓皇趴在电脑前,和波波QQ谈天。片言只语,一端是关爱切切,一端思乡情深。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白,一室的莺啼燕语,就这样散落在飘逝的旧功夫里。

  感情之惑,求学之惑,保留之惑,在抱负与现实瓜代展开。“原乡”似乎是母亲的子宫,让魂灵无形地重组和再生。

  一叶竹的乡愁,萧萧风雨声起,难言总在午夜的梦醒时分。每一次,目送波波踏上登机的人流,往昔儿子和父亲,母亲与儿子之间因为交换不畅发生的各种隔膜与间隙,一家三口盼愿触及互相心田想深入相识的愿望,此时才有了互换的契机。对学业与人生的探讨,对家庭与社会的认知,对故国与家园的感知,以及,已往和儿子间无形中发生的代沟与认识误区,已往的那些个争执与对立,跟着孩子的远行一切都烟消云散!

  怙恃,可以或许伴随孩子几多年?孩子,又能在怙恃身边几多年?

  每一个孩子的诞生,都是上苍让怙恃既兴奋又难受的一份礼品。“可怜天下怙恃心”,含在嘴里,怕融化了;放在身边,又怕他独自暗暗地飞走了。很小的时候,怙恃要为孩子的生长担忧,徐徐地,又要为他的学业担忧,长大今后吧,又要为他的前途担忧。中国式的父爱与母爱,孩子在身边的时候,他很难感觉到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的博大与厚重。只有疏散,唯有离多聚少时分,他才气感悟到血浓于水,亲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阳光,雨水与氛围;原乡,才是心灵的根。唯有这样,他才气真正地分明什么叫做戴德与回报。

  岁月像一支短笛,一种期望,一份歉意,孩子的戴德与怙恃的回望,时间无情地流逝,心灵的原乡,乡愁余音袅袅。

  入境,是瞬间行为。而求学、事情,却是一个漫长的进程。连根拔起的移地、移根,接著是移心、移情、移文化,在原乡与异乡之中的挣扎、斗嘴、荆棘、修复、存活等等,大学几年后,与波波一道在新加坡中建总公司办公室上班的同学,好些个受不了这种思乡的煎熬,连续便返国是情了。

  同学再见!战友再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一次,看到同窗数载的学友背上肩负仓皇地返乡,波波总想起当初,他们带上全部行囊来新加坡求学的那些个难忘的景象。一些过往的影像仍然念兹在兹,再回顾——当初的豪情与空想涛声依旧,而那些信誓旦旦、魔难与共的伴侣从此却咫尺天涯。这种庞大的反差,一种失落感时常压得波波喘不外气来。

  “抱负很饱满,现实很骨感”,这就是他乡。

  固然,新加坡华人较多,可是,中国留学生被“边沿化”依旧是不争的事实。在异国他乡糊口情况中,这种对异地的风土人情类型法令等时时感想生疏、难过与狐疑,无法等闲认同和归化,更多的照旧中国人的原乡情结在作祟。所以,通常老家这边有什么土特产,花生、蚕豆、土鸡蛋什么的,偶然,姐姐和姐夫老是一股脑带已往。孩子吃的有味,怙恃看着也十分地开心。

  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是他乡亲人之间互相最体贴最热点的话题,有一些明明是多此一举的多余,可是,他们互相却津津乐道,乐此不疲。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心”,一旦儿子分开家不在本身的身边,忖量的琴弦便在亲人中瞬间拉响。

  原乡,本来一直就在我们永恒的精力故里里。

  风光这边独好,糊口在这个世界上最富饶、最安详的国度,尚有什么安心不下的?

  俊朗帅气的外表,优渥的薪水、开朗的性格,秉性善良并且正直的性格是波波的优势。在生态情况、居住情况、就业情况极佳的新加坡,让我姐和姐夫最不安心与牵挂的当数孩子的亲事。因为,优秀的孩子一定将主要精神会忙于学业,精于专业、忙于事情、疲于圈子的各类应酬傍边。这样,异国他乡的地皮才会让游子走得越发稳健;这样,异国他乡的的天空才会让游子展翅高飞得越发长远……

  春节,波波返来,我恶作剧跟他讲:多吃一些老家菜,多赚一些新币返来,忙几年找个好妻子,在海内一线都市过好日子。

  回去来兮?波波笑而不答。

  走过青葱岁月,当年的小外甥长大啦。因为,每一个逐渐长大与成熟的孩子,都将拥有一颗无比强大与坚实的心田!

  每一个在外独自打拼的孩子,其实,都挺不容易。一次,在电话里波波淡淡跟我讲:“小舅——只有在机场,离去这片地皮的时刻,我才知道什么才是原乡与他乡……”

河南省猪婆疯医院哪个治的好河北看癫痫病去哪好北京那家看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