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南山】谷雨候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小说
   我生于山野,长于山野,门前清溪,屋后青山,春天里,总有几枝桃红梨白的,郁郁纷纷,轮囷横斜,在篱外、在路边,分明招惹的意思。青砖黑瓦,溪上小桥,桥上行人,桥下水响,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遥望几笔横皴的远山连缥缈,尤为远意的无限。山外平野,平畴迤逦向远方散去,通衢二千余年的古城廓,便是鄱阳了,“有客打碑来荐福,无人骑鹤上扬州”的宿命地,城外鄱阳湖烟波浩渺,渔舟唱晚。   “其蔌维何?维笋及蒲。”蒲为何物,大抵是水生植物,我不甚清楚。至于笋之一物,上古已作了山家清供。我亦视为极佳的山珍,爱吃极了。食笋断断宜在山林的,时令的冬笋春笋,竹类有别的大竹笋小竹笋,般般四性,曰清,曰洁,曰芳馥,曰松脆,可以称得上蔬食类的第一品了。我觉得雨后春笋,所说的更宜小竹笋。谷雨深春近了,山野翠微里,荆棘乱丛中,溪旁篱边地头,凡有小竹处,便有小竹笋,在在处处,示现有生,漫不惊心破土出,枝枝犹如笔头尖。斜风细雨里,是探得春消息,一天、两天、三天,节节拔高,稚气亦蕴凌云志,未经几时却历练几经岁月的高度和境界了。   我犹喜小竹笋,层层壳衣剥下,玉肌凝脂美人指,那清芬,那甘鲜,诱得我垂涎滴下三丈有余。笠翁说食笋“素宜白水,荤用肥猪”,我不喜这样的吃法。至于小竹笋,我亦有吃法的讲究。最简单的茹素法用茶油清炒笋,起锅前放些韭菜拌炒;荤法则腊肉腌菜笋。至于腌菜,必须我家乡做的,青菜洗净,晒八成干,切碎,拌盐,揉搓,装坛,上面以稻草塞紧,如果是荷叶坛,直接加水盖以陶钵,如是普通腌菜坛,则陶钵上水,坛倒立钵上,适时取用,微酸芳香,尤为下饭,久吃不厌。不管素荦,小竹笋必要热锅杀青,边炒边拍扁,不然青涩难咽。逢小竹笋,我必下厨,做时专注,心无旁鹜,看火候,看成色,油盐适量,如艺术创作。其火候成色的观,其油盐适量的度,全在烹饪人的心,因人因时因地因情绪因习俗的制宜,色香味因而有所相异的。所说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亦没有相同的两碗菜。这样的烹饪法与书法、中国画、中国音乐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艺术啊,每一文笔下的山水都是不同的。我曾多次吃肯德基等西方餐,每种食物每次吃皆如是味,西方的饮食是流程的定量的科学,饮食是人,饮食里面却又没有了人,如此饮食,养体不养心。不养心的东西,便不是审美,算不得文化。   因为小竹笋,每逢谷雨,我心生还乡的起意。思思恋恋那些灵物般的绿色的小竹笋,竹篮在腕上,竹筐在担上,或是手捧着,枝枝根根皆是它,偶然亦插上一束映山红的装扮,陌上缓缓归矣,那陌上亦步亦趋宛然竹色的盎然。田间农活收工回家,溪边竹丛,随手抽笋剥壳,就是一餐的好菜了。   这般时节,谷雨共惊无几日。尽管无几日,已然酴醾的醉态了。且不说开到荼蘼春事了的山花颓放,且不说荼蘼缒绿长,山野的绿呀怒而飞般的狂态。单就这屋旁山边的陂水淡已绿,细细看,原来是萍始生,水塘上莫名其妙地平铺上新绿。水上本无绿,为何生起浮萍,这无根的小生命呢?我讶异其无中的生有,生命诞生了,更讶异其漂泊的无根,亦活色生香的自在,漫漫陂水上。曹孟德观沧海,洋洋大观,宇宙人生而生悲欣;我亦有观,小小的观陂水,看大自然的成物之始,既使生命的柔弱,而其生亦强劲,亦欣欣,浑然有龟兆生命的欢喜了。《易》曰:“神无方而易无体”,老子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乃天地一刍狗也,水上一浮萍也,无明的妄火自然熄灭,与大自然是知心知性的自明了,因而谦卑起来,因而看见我的生命亦然陂水上平铺的新绿,新意活脱脱的无限了。单就青空传来布谷鸣,“布谷、布谷”,仿佛牧笛音,依稀看得见青翠的流光湿。抬眼望,远处的溪涧苍苍横翠微,倏忽一只布谷鸟掠空,振振羽翼,唤一声“布谷”,杳然飞去了,恰恰是鸣鸠拂其羽。单就村后连山的桑树林——虽然不再养蚕了,然桑还在,因为墟里烟。——浓郁的茂密的桑绿啊。清晨,偶有三两只奇怪的鸟儿,头饰华胜,在桑林欢喜明快地起起落落,无疑是戴胜降于桑了。这样的时节,这样的山野,宛若游园,足够惊梦了——这一惊呀!《牡丹亭》里惊魂了,《西厢记》上惊艳了,还有那个迅雷风烈必变的青梅煮酒,先主惊落了箸筷。谷雨共惊,我能不惊吗?——除非无心,世上的行尸走肉而已。我是惊了心,起了意。   遂奔赴了去,赴我山野的家乡。如同谷雨的三候,我亦生起谷雨的应候,竹笋伴我好还乡。 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的最好癫痫要不要吃药武汉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办法好洛阳哪里有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