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在日照的日子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摘要:没有人喊它,海是自己醒来的。海波涌动,浪花翻卷,一波接着一波,一层追着一层,涌上沙滩,随后又哗啦啦一起退去,留下一滩的水泡泡,哔哔啵啵一地碎响。浪涌拍向海岸,黑魆魆的礁石把它们撕了个粉碎,然后再抛向天空,让它们化作飞絮,飘成雪花,飞溅成肥皂的泡沫儿。渔船出海了,在水天的缝隙里,在摇曳的红光中,抑或在《海的女儿》人鱼公主神话般的天堂里,只是一个剪影,就像一片树叶,一个黑色的缓缓移动斑点,让人顿生“驾一叶之扁舟,渺沧海之一粟”的感慨。    已是八月中旬,我来到山东日照市东港区吴家台村。那是一个只有200户人家的小渔村,距黄海只有百米许,家家开着渔家乐。请让我先从清晨5点钟,那一天中最难得的一段宁静的时光说起。   日出,先说一说日照的日出,不,应是黄海的日出。   仿佛昨夜的喧嚣才刚刚沉寂,窗边就已经传来零星的碎语——赶海的人们起早了。8月16日,当地日出时间是5:20。天才麻麻亮,村边的高杆庄稼还隐藏在一片昏暗中,三三两两的游人便从一个个渔家走出来,像点滴溪流,汇入唯一的一条通向海边的石子路。前方,海边沙滩上,已是影影绰绰人头攒动了。   大海还在睡梦中,一波一波的浪涌是它沉睡的摇篮;一丝风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海水的腥味;人们翘首面向遥远的天际,那里有泛着鱼肚白的天空,还有微微泛着或杏黄或橙红的云朵。   太阳出来了,从目力所及的海平面上,从被日光与海水映照、浸泡透了的云彩后面,悄无声息地探出了脸庞,不动声色地把万道霞光播撒开来,瞬时间,红光摇曳,海天一色,玄黄洪荒,苍苍茫茫。   没有人喊它,海是自己醒来的。海波涌动,浪花翻卷,一波接着一波,一层追着一层,涌上沙滩,随后又哗啦啦一起退去,留下一滩的水泡泡,哔哔啵啵一地碎响。浪涌拍向海岸,黑魆魆的礁石把它们撕了个粉碎,然后再抛向天空,让它们化作飞絮,飘成雪花,飞溅成肥皂的泡沫儿。渔船出海了,在水天的缝隙里,在摇曳的红光中,抑或在《海的女儿》人鱼公主神话般的天堂里,只是一个剪影,就像一片树叶,一个黑色的缓缓移动斑点,让人顿生“驾一叶之扁舟,渺沧海之一粟”的感慨。   不一会儿,海忽然静了下来,没有波浪,没有水声,海阔天空,风平浪静,一碧万顷。海天一线处,剪影似的小船缓缓滑行,隐隐约约还传来突突突的马达声——退潮了,留下一望无际的沙滩,平整,舒展,明亮可鉴。   这个时候就惬意的事情就是赶海了。   赶海,是居住在海边的人们,根据潮涨潮落的规律,赶在潮落的时机,到海岸的滩涂和礁石上采集或打捞海产品的行为。对于游人来说,赶海是一件既新鲜又时尚的事情,所以,一到夏天,日照的赶海人就都是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吴家台村也的确是一个适宜赶海的好去处,因为这里既有滩涂,又有礁石,而且,沙滩平整,礁石嶙峋,各有千秋。   赶海是有讲究的。农历的每月十三到十六,正值天文大潮时段。潮水每天两次涨落,早为潮,暮为汐,是为潮汐。每天潮汐时间都不相同,规模大小也不一样,随着海水一起上来的海货更是不可预料,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也因此才具有了强烈的诱惑力——这是一种赌徒心理——来日照旅游的人们,都想来碰一碰自己的运气。我们来得正是时候。   大海是无私的,她敞开了自己豁达的胸怀,召唤着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们;大海也是吝啬的,她不会把自己的宝藏轻易示人,来满足每一个赌徒的心愿。当人们满怀希望扶老携幼大桶小网忙活了大半天以后才发现,原来赶海,只是长期生活在海边的人们与大海合起伙来,精心准备下的一个美丽的童话,就像他们不厌其烦地向你推销的出海捕鱼一样——那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好在,这些赌徒并不专业,也不贪婪。一条能游动的小鱼,一只会爬行的小蟹,一颗可蠕动的螺蛳,一尾看得见的小虾,抑或是没了内容的两片贝壳,葵花籽一样大小的一串海红,甚至是一条寸把宽、尺把长的海带叶子,也足以引起他们一阵阵惊异的尖叫。他们赶海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向大海索取,而是来奉献的,他们将时光、身影、欢笑一律献给了大海,留给了日照的海滩,当然,也包括他们的金钱,收获走平日里很难得来的,一天的快乐。   日照的海岸广阔而富于变化,好多摄影爱好者把这里当作创作基地,婚纱摄影也把这里当成外景地,为憧憬美好未来的新人们留下难忘的瞬间。他们也要赶海,赶在阳光初升,海水扬波,色彩明艳,幻化无穷的时候。大海的浩渺与阳光的普照,正好寓意前途的广阔与光明,谁能拒绝这样的美意呢!   日照新区有个万平口,海水清澈,风景优美,是个天然的避风港湾。万平口内有一座潟湖,深嵌于陆地内部,只有一条狭长的水道与外海联系。这里历代都是商船停泊之地,有万艘船只平安抵达口岸之意,因此取名万平口,同时也寓意万事平安,一生平安。据说,这个潟湖还是亚洲第二大潟湖呢。由于与外海相隔,这里的海水波澜不惊,也因此形成了独特的海岸风景。   这里有国家帆板训练基地,每天都可见到一条条帆板进出港湾。我们来时,暮色将临,帆船归航,洁白的三角帆在苍茫的暮色里依次归来,没有激荡,没有喧嚣,不起涟漪,像极了蓝色乐谱中流淌着的白色的音符。港湾里渔船有序停泊。休渔期即将结束,机器、渔具早已经收拾利索,桅杆上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海风中高高飘扬。   来日照旅游,谁还能不出一趟海呢?   出海,是日照的渔民利用休渔季节,在游轮的尾部装上机动的渔网,满载一船游客,象征性地向海里兜一个圈子,然后,煞有介事地放一次网,再用滚筒绞车慢慢起上网来。这个圈子不大,也就两三公里远近,因为码头上的灯塔,红白相间,一直就在那里矗立着,从来也没有离开过出海人们的视线。收获,自然跟赶海没多大差别,只是多了几只铅笔头一样大小,通体透亮,瞪着两只乌亮乌亮圆眼睛的鱿鱼苗苗来。   在吴家台的村北海边,就是大名鼎鼎的日照滨海森林公园。开车进去,可以沿着滨海公路一路向北,吹着凉爽的海风,体验一把左手是郁郁葱葱的丛林,右手是阳光、沙滩、海浪、渔船的、真正的海边生活。   这里海沙细软,绵延十几公里;滩涂平缓,向海里延伸一二百米;海水清澈,齐腰深的海水里,可见水底的海草招摇。只要你愿意,你就随便在沙滩的一个地方支起小帐篷,海水浴、日光浴、沙滩浴,任你挑选。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也尽可以从清早海上日出,一直待到太阳向丛林西下;也可以先在密林深处的秋千、吊篮里小憩一会儿,然后再去海里戏水、冲浪。   万平口临近日照港。傍晚时分,仍有游人乘着帆船、快艇、游轮频繁进出港湾。快艇划过水面,激起浪花朵朵,也时时传来游人的欢笑、尖叫,打破了这港湾的宁静;一条橡皮快艇飞速驶来,除了昂首挺立的驾驶人,艇里居然还有一只宠物小狗,也像主人一样,昂首挺胸,面向大海,迎着海风,咧开小嘴,露出开心的笑颜;天空中时有动力三角翼掠过,轰鸣的马达声,引得游人频频驻足张望。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高高的灯塔与港口的霓虹灯交相辉映,也投射到清澈的海水中,荡漾成一池彩虹似的梦。正值七月十五,中元节,一轮圆月从东天云层露出半个脸庞,将几束清辉投射大海,海波荡漾,回馈明月一片清幽的波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静谧的万平口,沉寂在苍茫的夜色里。   我住的“宗刚渔家”,是一个两层小楼四面围合的小院落,主妇是个勤快人,平日寡言少语,除了照顾两个女儿以外,就是忙里忙外打点生意,把小院收拾得干净利索;男主人叫宗刚,只在吃饭时才得一见。攀谈中得知,他是地道的渔民,休渔期经营渔家乐,到了秋后、隆冬,他们就出海打渔,乘着大铁船到很远的深海里去,目前正在收拾船只渔具,积极做着出海的准备。   女主人很热情,她可以陪着你到村子的市场上买回新鲜的海鲜来,帮你把它们一一开剥清洗出来,然后,请来厨师,给你做上一桌最是日照口味的海鲜大餐来。那头周身酥软、生着八只触角和一连串吸盘的小章鱼,刚才还试图从你的手指缝里溜走的,也就几分钟工夫,便成了桌上美味的下酒菜。   老早就有一个心愿,幻想着有那么一天,能像孔夫子说的那样,“乘桴浮于海”,远离尘嚣,随风飘荡;还设想过如苏东坡一样,“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小舟轻泛,任意东西;甚至还做过《老人与海》里桑地亚哥老人的梦,去探访一次不测,去经历一次冒险,然后凭一己之力,体验一把征服与被征服的磨难……   在日照的日子里,虽然天天都能够与大海亲密接触,天天与美好相伴,可总觉得还是不过瘾,不够味,就跟甜食吃多了会腻,悠闲过惯了生厌,太过享福了会烦一样。我留下了主人的微信,以后加强联络,说不定能在一个秋后或隆冬,再来一趟日照吴家台,搭上宗刚他们的大船,到遥远的深海里去,嚯,去真正出一次海!   用苯巴比妥来治疗武汉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黑龙江癫痫那治疗最好湖北那家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