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无愧楷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激情小说
摘要:怀念尊敬的二伯 二伯,昨晚我梦见您了,您用厚大的手掌抚摸我的前额,揉了揉,又拍了拍我的后脑勺,笑呵呵的,仿佛张嘴对我说什么……梦中惊悸,怎么也想不起您对我说的什么。我就在脑海中回忆和您三四十年来的点点滴滴,想起来了,是那年仁忠大伯死,您听了我念的祭文,您说,我死了,孝驰给我写祭文。   您生于农历四月二十六日,将葬于四月二十六日,似乎是您将在这一天完成生命的诞生与终结?但是这一个特殊的日子,您过了82个,涵盖了二万五千多个日日夜夜。一路走来,辛苦遭逢,成功失败,苦辣酸甜,您承受了太多的生命之重。亲人们说,您82岁离世,是喜丧,所以,我不想把这篇文章写得太悲情。我想通过我的认识和理解,以一篇文字,寄托我无尽的悲痛和哀思。   首先,我要回答一个纠结您多年的问题。您是一个遗腹子,生下来就没见过父亲。从长辈人的口中,您听说父亲是抹喉死的,什么被鬼缠身啊,什么鬼东哥在屋后的桢楠林里叫唤几天啊……虽然您一辈子都没说过,但我相信,您一定希望父亲不是一个懦弱到自杀的人。根据高县闵传静老师的口述,查阅地方党史材料,结合上世纪三十年代大革命时代的形势,我基本可以确切地告诉您,您的父亲,我的五老爷罗启达,不是死于什么鬼上身,他不是弱者,而是一个早期的地下共产党员!因为只有他知道,死前几天夜里,老屋背后桢楠林那奇怪的鬼东哥叫唤,是乔装改扮的地下党故交潜伏在桢楠林里发出的联络信号,这信号有问候,有催促,有命令!我在想,作为一个有理想的热血青年,他老人家一定是有决心跟随部队走的,但当他看着身边的妻儿以及尚未出生的您,对于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何去何从,实难决断,在战友的千呼万唤和不忍抛妻别子的纠结中,他无奈地选择只身赴死,用自己未遂的革命理想换取了妻儿的生命安全。   第二个问题,关于您晚年的失忆症。随着病情的加重,您把什么都忘了,忘得只记得自己叫罗楷忠。说起您的失忆,亲人感觉痛苦,旁人感觉笑话。怎么就得了这个病呢?我一直在思考。您娘胎丧父,六岁丧母,青年丧兄,老年丧媳,这些刻骨的苦痛折磨压抑着您。一辈子,您秉持“不记仇怨、只记恩情”和“吃得亏打得堆”的人生信条,您总是想着谁曾经帮助过自己,想着回馈和报答。太多的记忆一直占据着您的大脑内存,长期得不到清理和刷新,就像一台长年工作的电脑,内存得不到释放和清理,超负荷工作,最后到了老化的一天,嘎嘣一下,内存倒是全部释放了,只可惜大脑已清零。我想告诉您的是,您的病不是带有歧视性的老年痴呆,而是叫做阿尔茨海默症。   您这一生,是忠于党的一生。自从在党旗下举起右手宣誓至今,始终保持一颗红心,听党召唤,听党指挥,当校长尽心履职,账目水清米白。您还在家中发展壮大党员干部队伍,在您的动员和示范带动下,全家已有5名党员。   您这一生,是奉献教育的一生。四十年躬耕教坛,站在解放、联合、沐爱、平寨、巡司、民主等农村学校的讲台,您就像一盏灯,为贫困山区播撒下文明的种子。   您这一生,是宽厚仁爱的一生。所有的苦,您自己扛,所有的爱,与他人享。只要认识您的人,没有一个人说过您一句坏话,包括工作方面的,生活方面的,作风方面的,不,半句也没有。倒是有人说过您傻,说您在联合当校长的时候,自己种的菜园,师生都来摘菜吃,说您身为校长,反而被一些老师欺负,说您在教办安排驻村的时候,都是最远的,说您在菜市场买菜的时候,不知道讨价还价……当今社会正是少了这种傻,才变得那么虚伪和浮躁,我们要提倡您这种傻,学习您这种傻。说您傻的人,才是真傻!   您这一生,是知恩图报的一生。您老是说,在您成长和工作的几十年里,谁曾经帮助过您,救济过您,于是想方设法地涌泉相报。您自小跟着大伯、二伯长大,一辈子对他们两家后人好;杨章富当生产队长的时候曾经帮您盖过一个章,您感念了一辈子;师范时高卫武接济过您饭票,1990年您和他喝酒舍命相陪……   82载春秋,您行得正、坐得端,不愧乃父令名,楷,事事堪称模范,时时可为标榜。您80寿辰,我们孝字辈24弟兄送您一幅横幅,九个字:师之表、人之楷、族之尊。您受之无愧。   唯心论说,人死后是要投生的,如果真有这样的因果轮回,我建议您来世继续保持今生优良品质,再多读读豪侠列传,或者金庸的武侠小说,在精神上更加阳刚,那样,您的形象会更丰满,更伟岸。   您在1934年4月26日来到这个世界,2016年魂归黄土,您把生命归还给上苍,从此,您谁都不欠。您的躯体会变成一缕青烟直上云霄,您的精神当铭刻在中华传统文化的丰碑之上。   您就要走了,睡得那么安详,您走吧,我会永远怀念您。   您就要走了,我还在这絮絮叨叨,大不敬呀,千言万语汇成最后一句话:   二伯,一路走好!      侄子孝驰顿首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荆州哪些医院能治羊癫疯西安哪个癫痫病医院好治疗癫痫病哪种方法最好小孩癫痫要不要住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