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新诗放下春天四首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7 分类:纪实文学
生鱼片
  
   巨大的鱼
   被切开的海
洛阳癫痫科专科医院   海的骨肉,神经
  
   放进嘴里
   一咀嚼就有
   海的浪涌
  
   涛声很遥远
   总在耳湖北哪家治癫痫好?蜗里轰鸣
   来自海底,武汉专业的癫痫医院隐隐的呼唤
   总让双唇,止不住抖动
  
   唾液和垂涎
   能不能复活,神经的绳
   捆住舌头
   海,能不能从口中
   汹涌而去,狂奔不住
  
   放下春天
  
   花朵离开枝头
   放下树,放下自己的幼果
   只在抵达大地的胸脯时
   微笑着轻轻喊了一声
  
   飞鸟放下天空
   天空放下乌云
   乌陕西较著名的癫痫病医院云放下雨水
   雨水放下河流
   河流放下鱼
  
   我放下大地
   放下春天
   我把自己
   轻轻地放进去
   日月放下一颗巨卵
  
   红
  
   小小的一滴,从指尖冒出
   纤弱的一朵花,不敢迎风
   多汁、发亮的浆果,不敢摇动
   它有着魔术师的手
   装进另一个红色的火球,只是冰冷
   我不得不用嘴吸入,焐热
   重新流入
  
   细细的溪流,再次从指尖挤出
   我准确地甩进一场大雪
   持续开花的冬天,果子一直很遥远
   擦拭的纸,纸上洇湿的花朵
   雪原上翻滚的不是果子,更不是一粒果核
   雪说,花朵花朵
  
   当心尖削平,阀门丢失
   黑暗中的花朵,因反复浇灌
   根要沤烂。汇聚的汹涌
   撞击着骨骼的岩石
   掏挖着肉体的沙漠
   千回百转,从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窗口
   探出
   我用十个夜晚安抚、抱哄。一百条河截留
   留下的疤痕,凝固成永恒的微笑
  
   哭泣的鸭子
  
   正对着家门
   鸭子蹲下去
   其实它想跪下去
   嘴微张着
   它想叫母亲一声“娘”
   却无力呼喊
   双眼汪汪泪水
   有毒的粮粒
   在身体里刺戳剜挖
   奔出家门的母亲
   说了一句“乖乖,你怎么了?”
   把它抱进家门
  
   一只大白鸭
   叼着我的笔尖
   在白纸上走着
   一群白鸭都含着泪水
  
  
上一篇:墨派征途不叫命运
下一篇:思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