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阳光流转,在刘公岛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小说
公元2016年9月11日,我登上了刘公岛。   122年前的今天,也是阳光灿烂吧?不过,当时的人们肯定不会像我一样,迈着愉快的脚步,徜徉在刘公岛的大街小巷。他们的心中早就布满了阴云,企盼着老天爷的保佑。可惜的是,老天爷永远也不会来临。9月17日,阳光被滚滚浓烟遮蔽,人们平静的生活被隆隆的炮声震成一片碎渣。   据说,游览刘公岛,应该从右面开始。凡是有导游的,都是这样。这样的结果,就是满足了导游的心愿,对刘公岛的历史,浮了光,掠了影。只有像我们这样的散客,才可能误打误撞,真正走进刘公岛的历史。   刘公岛,绝不是一处让人流连忘返的自然景观。当你决定走上刘公岛,就必须携带着一颗颤抖的灵魂。刘公岛上所有的指示牌,有中文,有韩文,没有日文;刘公岛上见过的游客,有中国人,有欧洲人,没有日本人。我想,这个岛上应该多年没有日本人的影子了,永远也不能有。   行程不长,心路不短。当别人流连于刘公岛的美丽与安详时,我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一)关于街道   刘公岛上的街道,或者说胡同,并不多。   走过两条南北向的街道,不长,也不宽。没有行人,古朴的石板路,接受着明媚的阳光,把初秋渲染得很和暖。一只鸟儿飞下,又飞走,像是在石板上捡拾了一粒时光,送给远方的天空。天空之上,有一朵白云,是一只鸟飞翔的样子。我想,应该是刚才那只鸟的祖先的灵魂吧?难道,刚才是捡拾了祖先丢失的时光,或许是祖先的眼泪吧?一百多年前的那一天,那只鸟儿的祖先,不会不流泪的。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只有稀稀拉拉的游人和那只飞走的鸟儿。寻寻觅觅,总也找不到历史的背影。我有些彷徨,难道这次刘公岛之行是错误的?   无聊之中,看到了我在石板路上拉出长长的影子,虽然不像相片清晰,也就是一道剪影,还是能够看出我的轮廓。顿时醒悟,历史虽然不能清晰地留下原貌,但痕迹还是有的。触摸这些或深或浅的印痕,应该也能感受到历史的苍茫,历史的震撼,历史的沉重。   胡同两边是整齐的彩色石块砌成的“虎皮墙”,色彩斑斓。让我想起了“牟氏庄园”的虎皮墙。那里的虎皮墙曾经也熏染过烽火硝烟,也映照过“膏药旗”的影子,似乎这斑斓的色彩,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苦难的岁月留下来的,那是民族的耻辱,那是祖先的血泪。   脚下的石板很光滑了,阳光在上面溜来溜去不知有多少年了。这上面走过中国人的脚步,走过日本人的脚步,走过英国人的脚步……而今,我走在上面,并不觉得光滑,倒是有些艰涩。我的脚步并不轻松,觉得很沉重。在这条街上穿行的人,寥寥无几,几乎找不到年轻人,更不用说是孩子。   后来我才知道,孩子们都在“博览园”里看“会吃奶”的鱼,看老是睡不醒的大熊猫,看台湾来的山羊、梅花鹿……我不知道带着孩子的家长有没有对孩子讲这里曾经的鲜血淋漓,这里的热泪磅礴。只看到了孩子们灿烂的笑容,映照着灿烂的太阳。   阳光映照着时光碎片,在一段段旧影中流连。步入刘公岛,你可以将一栋栋别具风格的清式和英式老建筑揽入眼帘,摄入镜头,仿佛穿越了时空。扪心自问,你有没有抚开历史的尘埃,看一看沉淀的悲哀呢?   有一条街叫“西摩尔街”,典型的西方名称。也猛然让我想起了,甲午海战之后,刘公岛便在英国人的脚下生活了整整32年。在这32年里,西摩尔街是最繁华的地域,商铺林立,人声喧哗。   我不知道这繁华到底给刘公岛带来了多大的利益,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商机,但我知道,繁华的背后,是英国人在岛上的生活逍遥自在,是大清王朝的日渐式微。岛上建有“英皇家海军军官住宅”,每年夏天,军官们都在这里避暑,训练,然后对大清王朝虎视眈眈,肆意践踏。   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英国人来到刘公岛,如果有,会是怎样的心情?今天的我,则有一种难以平复的激动。想起了闻一多先生的《七子之歌》之一:“再让我看守着中华最古的海,这边岸上原有圣人的丘陵在。母亲,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将,我有一座刘公岛做我的盾牌。快救我回来呀,时期已经到了。我背后葬的尽是圣人的遗骸!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一名身着迷彩服的军人,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一路向北。虽然看不到他的面庞,我想,在这座岛上,海风中必然有着苦难的味道,蓝天下必然有着坚毅的涛声,山冈山必然有着倔强的心跳……每一粒黄沙,都捶打着筋骨;每一朵浪花,都编织着梦想;每一只小鸟,都吟唱着母亲的心声……   1930年威海卫收回后,刘公岛上街道的英文名称全部废除。改用当时的省市县、英雄人物以及山脉名称,如广东街、福州街、丁公路、邓公路、刘公路等。不知为什么,“西摩尔街”留了下来。或许,是在警醒人们不要忘了历史,不要忘了耻辱。   通过这些街道,你可以走进丁汝昌的寓所,走进水师学堂,走进提督府,走进甲午海战的残骸。在残骸面前,你走不出战争的阴影;在提督府里,你会觉得“柔远安迩”也就是个梦想;走进水师学堂,你会思考从这里走出去的青年而今何在;走进丁汝昌寓所,你会看到两株紫藤枝叶繁茂……   (二)关于藤蔓   也不知为什么,漫步在刘公岛,在我眼前闪现最多的植物,竟然是藤蔓。藤蔓的特点,就是倔强缠绕,努力延伸;就是枝繁叶茂,就是花开如瀑。   路边,瀑布般的藤萝,把苍翠铺满一面又一面的墙;林中,遒劲的老藤,缠绕着老槐树抒发着凌霄之志;山坡,稚嫩的小藤,寻寻觅觅,微微仰起细小的梦想……所有的藤蔓,似乎都在将我的眼泪,一滴滴逗引。   丁汝昌寓所的院子里,恐怕只有那两棵茂盛的紫藤,能向我们诉说百年前的故事了。这是丁汝昌亲手栽种的,或许就是来自刘公岛的某一角落,或许是来自丁汝昌老家的院子。   紫藤花语:为情而生,为爱而亡。丁汝昌父母在他15岁的时候,双双饿死。对父母的爱,只能留在了心理。夫妻之爱,父子之情,在丁汝昌的倥偬戎马岁月里,似乎也并无多少的时间表达。   丁汝昌爱紫藤,或许根本不知道紫藤花语。或许是读了李白的诗句:“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   虽然只读了三年私塾,但长期的军旅生涯中,丁汝昌刻苦学习,博览群书,学问大进,也算军中的风雅之人。暮春时节,紫藤吐艳。花穗垂挂,紫中带蓝,灿若云霞。这恐怕正合丁汝昌的心境,从陆军转行海军,顶着多么大的压力和非议,多么希望在威海卫,在刘公岛,在中国海军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留给子孙后代,可惜,天意弄人……   从2月11日陷于绝境的丁汝昌吞饮鸦片,到2月12日清晨永远闭上眼睛,永远停止心跳,永远放下了北洋海军……丁汝昌便陷入了他听不到的是是非非,他的亲人也在历史的漩涡中挣扎着,起起伏伏……   英雄,既然站在我们面前,既然站在了历史的山巅,既然用鲜血捍卫了尊严……我们有什么资格去怀疑?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丁汝昌享受的,你可能没有享受到,可是丁汝昌付出的你付出了吗?丁汝昌犯过的错误,你可能没有犯,可是丁汝昌做出的贡献你有吗?   “有缺点的战士毕竟是战士,有优点的苍蝇终究是苍蝇。”丁汝昌忙于军备,朝廷忙于弹劾;丁汝昌竭尽所能,有人栽赃陷害;丁汝昌以身殉国,却唯一得不到奖掖……即使李鸿章多次为之争辩,也无济于事……   忽然明白了,没有参天大树,藤蔓无法仰望蓝天,无法将鲜花盛开得更高,无法将花香飘得更远。丁汝昌的一路行程,都是在一棵棵大树的扶持之下,却走得步履维艰。而最终,为了报答李鸿章,对之言听计从,贻误了战机,铸成了大错,也给后人留下了打口水仗的口实。   忽然想到,丁汝昌之所以种下紫藤,并不是表达建功立业的宏远。因为表达鸿鹄之志的,应该是参天的松柏。看来,丁汝昌早就明白,自己也就是一株永远也挺不直的紫藤,即使花开万朵,也只能为他人做嫁衣裳。   想到这里,我一身冷汗,亵渎了英雄了吧?   转念一想,藤蔓,是值得同情的,也更值得赞美。借你的高枝,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而是要跟你分享多彩的流岚,是为了一同装饰美丽的蓝天。   就说那“虎皮墙”上,两条翠绿的藤蔓,在阳光下闪着熠熠的光亮,宣示着生命的璨烂。一个民族的步伐,需要年轻的脚步。古老的山墙,掩饰不住岁月的沧桑,正因有了这鲜艳的藤蔓,才在这秋阳之中依然五彩斑斓。而藤蔓后面的老藤,则悄悄隐遁,将更大的空间和时间留给了稚嫩,留给了未来……   那位年轻的军人,就是民族的未来。“少年强则中国强”不是一句无足轻重的论断,那是用历史的悲壮,用现实的鲜血总结出来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能触摸更高的天空;站在英雄的肩膀上,我们能获得更大的荣耀;站在失败了的英雄的肩膀上,我们是不是也能够“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   (三)关于阳光   最美的季节,遇见最美的风景。我带着你,你带着向往,我们在刘公岛开启了探古寻幽之旅。在晨曦中观日出,在黄昏中听海涛。风动,林摇,鸟鸣,不经意的一处风景正打动你,一缕缕阳光在青石板上书写着历史,记忆将成为永恒……   是的,什么都可以少,唯独不能缺少阳光。不然,夸父不会为追赶太阳而渴死。有了阳光,我们的生活便明媚起来。   坐在船上遥望刘公岛,蔚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起伏的青山……都安详地被阳光拥抱着。走近了,阳光之下,是涛声阵阵的苍松翠柏,香气馥郁的芳草鲜花;曼舞着美丽的蜂蝶,飞翔着活泼的翠鸟。   “秋老虎”的余威,还在刘公岛上蹦跶。走了半天,身上没大出汗,原来是街道两旁如盖的大树投下了一片又一片的阴凉。阳光是必须的,炽热是可恶的。   从后羿射日开始,人们就在厌恶着炽热,向往着阴凉。战争与和平,如同炽热与阴凉。   当丁汝昌们浴血奋战的时候,他就把自己当成了一棵大树,想给身后的同胞留下一片阴凉。他们轰然倒下的,不仅流着鲜血,更流着泪水。不能为亲人们撑出一片阴凉,是他们无限的凄苦。我佩服邓世昌跟敌人同归于尽的壮烈,更佩服丁汝昌、刘步蟾自杀殉国的勇气。   为什么允许对他们指手画脚?为什么容忍对他们横加指责?他们或许真的指挥失误,但绝不是懦夫。他们没有临阵脱逃,也没有缴械投降。刘公岛上不缺少阳光,缺少的是阳光对英灵的慰藉。   龙王庙里,阳光透过窗棂,照在丁汝昌的照片上。过于冷静的脸庞似乎感受不到阳光的抚摸,因为他的心里一片凄凉。丁汝昌知道,是威海卫的人民把他请进了龙王庙,在这里感激着,企盼着。丁汝昌不知道,在他为挡住日本人的脚步而捐躯殉国之后,英国人竟然踏上了刘公岛。一住就是32年。   阳光照射每一角落,每一角落都有英国建筑物。如今褪尽浮华的英伦建筑几乎遍布刘公岛上的每个角落,基督教堂、将军别墅、英租别墅……每一座老建筑都静静矗立,仿佛在诉说那段历史,这些流动着英伦风尚的欧式建筑的故事,就似泡在紫砂壶中的苦茶,让你咂摸出无限的苦涩……   当外国人的脚步走在刘公岛的大街小巷,中国人的脚步走得响亮吗?当外国人享受着刘公岛温暖的阳光,中国人的心里还有阳光吗?   百年前的历史如同一页薄纸,不经意间便随海风消弭于无形。在和暖的秋阳之下,你难以想象百年前的凄风苦雨,不敢相信刘公岛的每一条石缝都浸染着将士们的鲜血,将士们的眼泪。猎猎海风,至今还浸染着邓世昌们心中的苦闷与绝望。   是的,刘公岛上演的血雨腥风,又岂能随风而逝?你站在那一处处遗迹旁,你没有看到,这里仍上演着一幕幕向海而生的历史风华?   阳光洒在通向“北洋海军忠魂碑”的台阶上,恍恍惚惚。每走一步,都觉得身上的阳光很沉。走到碑前,你会发现,忠魂碑像一把利剑在阳光下刺向蓝天。阳光洒在通往旗顶山的山路上,起起伏伏。这条山路用水泥浇筑,将历史的脚印覆盖,让未来的脚步在阳光下轻盈前行。阳光洒在克虏伯大炮上,熠熠生辉。虽然当初的真炮被刘步蟾炸毁,仿造的这门,炮指东方,威武凛然。   我相信,刘公岛上的阳光,无论如何流转,都是中国人的。 西安治疗成人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河南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癫痫病怎么治疗最好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