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西风】紫嫣的家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评论
   一   新年的阳光调皮地从阳台窗户上斜着身子爬进来,斑驳地洒在盆花上和洁白的墙壁上以及油光闪亮的家具上,地板泛着盆花的影子,这景致连同热乎乎的暖气给这个家增添了无限的温暖、舒适与安详。   此时,客厅正中墙面上的大彩电正在重播2017年春节联欢晚会。舅婆一家人坐在枣红色的皮沙发上,喜笑颜开地观看着节目。眼前灰白相间的彩云图案茶几上摆着几样水果和干果:苹果、香蕉、橘子、梨、柚子……还有葵花、花生、黑瓜子等,几乎占满了茶几。从厨房飘来的一缕缕炖牛肉的香味掺杂在芳香的水果气味中,弥漫着阵阵诱人的气息……这一切都渲染着浓浓的年味。   这便是紫嫣的第四个家。紫嫣能在这么温暖、这么舒适、这么豪华的家里生活是她做梦都没想到,她隐约觉得老师在童话故事中描述过这样的景象,她恍恍惚惚,以为在做梦。以前,她的确幻想过这样的家,在这个家里自己就是白雪公主。   紫嫣的心思没在电视上,她坐在靠近阳台的沙发上,室外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把她的目光牵到了窗外。舅婆家在十二楼,透过窗玻璃,多半个县城都跑到了她泉水般清亮的眼睛里。望着远处重重叠叠的高楼大厦,近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过节的人们都穿着花花绿绿的节日盛装,还有街边一排排哨兵似的挺立的柳树、槐树上悬挂着的一个个大红灯笼,这更映衬出春节的喜庆。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句诗紫嫣没学过,也不懂得诗意,但用这句诗所描述她此时的心境一点也不为过。真是触景生情,瞅着窗外的景致她不由地想起了死去的妈妈、爸爸和爷爷,还有远在他乡与她相依为命的弟弟。她也想起了一个个关心过、帮助过她的好心人,有些人甚至素未平生,从没见过面,但她想这些人一定像妈妈一样善良、慈爱,她努力勾勒着这些不认识的好心人的面孔。有时候实在想不清,她就干脆把他们想象成了自己的亲人,想象成慈眉善目的神仙。   七岁的小紫嫣是个孤儿,在七年的人生历程中,她经历了一次次的生离死别,一个个关心她,疼爱她的亲人就像璀璨夜空的流星,一颗颗相继滑落,从她的身边消失了。每次的离别都刻骨铭心,每次的分别都那么惨不忍睹,悲痛压得她弱小的身躯喘不过气来,儿时的笑声与欢乐对她是奢侈的。她在悲喜交加的复杂情感中度过了这七年,这七年她换了四个家,就像一只候鸟飞来飞去的,一直没安稳过。      二   “翠姑,你有婆家了吗?女婿怎样?如果没有的话,阿姨真想给你说个好主家,要公婆为人厚道,女婿长相英俊,懂得疼人……”隔壁的张阿姨是看着翠姑长大的,他非常关心翠姑的终身大事,把翠姑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   “翠姑,大姨给你相了一门很不错的亲,不知你愿意不愿意……”对门的王姨一本正经地说。   “翠姑,听说你找到婆家了?怎么样,如果不称心打死也别嫁,要不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大妈也会心疼的……”远房的大妈满脸严肃的告诫翠姑   ……   紫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羔疯嫣妈妈小名叫翠翠,人长得聪慧漂亮,一副瓜子脸,双眼皮,大眼睛,见人总是嘴角挂着灿烂的微笑,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笑得那么甜,那么美,就像阳光下盛开了一朵艳丽的红月季,特别是见到村里的长辈总会一边笑,一边还会礼貌地问好。大伙儿也都疼爱这个出脱的十分可爱的姑娘,亲昵地称呼她翠姑。   翠姑从小就生长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爸爸是乡镇干部,妈妈是一家酒厂的工人,家境比较殷实。上有爷爷奶奶惯着,中有爸爸妈妈疼着,下有兄弟姐妹陪着,因此翠姑的童年生活像天上的鸟儿,水中的鱼儿,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也正是这丰衣足食的生活和全家人的溺爱,扼杀了翠姑上进的心,翠姑长得伶俐可爱,但她在学校调皮贪玩,从小学到中学,学习一直平平常常。未来与前途对她来说就像玻璃上的一只飞蛾,前途光明,但出路不大。最终在高考时名落孙山。   眼下翠姑正是谈婚论嫁的年龄,父母费尽心思为女儿物色婆家,一门心思想为女儿找个门当户对的主儿,说白了就是想找个吃公家饭的。   据说翠姑妈托人给翠姑先后说了两个婆家。一个是个乡镇干部,但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如今是个瘸子,这和翠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一个是比她年长十来岁的再婚男子,这在她觉得是一种羞辱。   “爸爸、妈妈,二老真的把女儿当垃圾,当累赘了,我谁也不嫁了……”翠姑既伤心,有委屈。   “怎么会呢?你长了这么大我和你爸怕疼都疼不过来呢,把你含到口里怕化了,捧到手心怕碎了,不想让你受一点磕碰……”翠姑妈听到女儿出言不逊,知道这下伤了女儿的自尊,急忙解释和安慰。   “如果觉得……我是累赘,我外出打……工也可以……”那天翠姑哭了,哭声里有对父母的怨气,她越哭越伤心,最后几乎泣不成声。   起初父母一心想包办翠姑的婚姻大事,以发挥家长的特权,不曾想这么一折腾倒觉得委屈了女儿,只好顺了女儿:“娘的心肝,你别赌气,你的婚事一定要考虑的,不过还是你自己做主,你也不小了,你自己好好考虑,只要你自己愿意我和你爸不说啥……”   过了一段时间,看到翠姑情绪有些好转,二老又嘀咕起翠姑的婚事来,说不操心牵挂谁会信呢,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哪能袖手旁观,不闻不问呢,更不用说赌气了。这回老两口合计合计,觉得由翠姑母亲亲自出面疏导比较妥帖。于是翠姑母亲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试探翠姑。   “只要人长得可以,心事好,即使是务农我也不嫌。”翠姑爸妈摸着翠姑的心病好说歹说,最后翠姑终于噗嗤一声笑了。   坊邻居也非常关心这个温婉善良的姑娘,听到翠姑提的要求不高,又都四处张罗着给她找婆家。   也许是命,前前后后给她介绍了十来个,挑来挑去挑花了眼,谁都看不上,就中意紫嫣的爸爸狗胆。这个男人长的五大三粗,慈眉善脸,一副老实相。他们是同村,两家情况都是村里的好过家,狗胆家东西北三面全是清一色贴着白瓷砖的砖房,家里还有积蓄。   “爸,有水吗?我给咱挑水去。”   “妈,您歇着,我和翠姑做饭去。”   “弟弟,你学习去,我来搞卫生,你的功课不能落下。”   ……   自从那天狗胆家提起这门婚事,狗胆成天往翠姑家跑,嘴像粘了蜜不说,还忙前忙后帮翠姑家搞家务,献殷勤,讨得一家人都很喜欢。就冲着狗胆勤快,有眼色,脑瓜灵活,家境也好,翠姑才同意了这门亲事。   翠姑爸妈看到女儿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婆家,女婿也懂得疼人,老两口高兴地嘴都合不拢。      三   2008年夏天,翠姑和狗胆通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合了。这就是紫嫣的第一个家。   翠姑刚过门时小夫妻俩还和和气气地,家里总充满着欢声笑语。   “我的翠儿是天下最美的女人,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是老天给我的福分。”   “你别这样成天嘴不停地夸我了,我有那么好吗?我都要肉麻死了。”   “翠儿,你别上地了,好好呆在家里,不然会晒黑的,我要你一直漂漂亮亮的。”   “那我老了变成黄脸婆怎么办?你还会爱我,疼癫痫病的发作该怎么预防我吗?”   “会的,会的,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人,谁也不会再走进我的心里了。”   “你油嘴滑舌,谁能信呢?”   “我对天发誓,今生我狗胆若对翠儿有悔,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或变成猪狗。”   这一年翠姑和狗蛋形影不离,恩爱有加,街坊邻居都说是天生的一对,年轻夫妇都羡慕死了。   一年后小紫嫣出生了,一家人对这个小生命非常喜爱,好像天上的小星星降到了家里,全家人都像吃了欢喜药似的整天乐呵呵,特别是紫嫣的爷爷奶奶都六十好几的人了,好不容易添了个小孙女,老两口意出望外,逢人就夸她的孙女多么多么的心疼,多么多么的可爱,还说是他们老两口烧了高香修来的积德。   日子就这样和和美美,过得好舒心,好顺畅。谁料想,转眼间小紫嫣快两岁了还不会说话,急的一家子人到处求神问医,也没见好转。最后到省城大医院检查,大夫们会诊说:小紫嫣有低度大脑发育不良症。大夫说孩子的智力可能不太好,会影响孩子将来的生活,这种病是先天生的拔不了根。   “唉,儿子……你命真苦,好端端的怎么会遇上这么倒霉的事,你爷爷在世时是个赤脚医生,经常走村串户,救死扶伤,遇到没钱治病的困难人总是免费看病,有时连药费都不收,方圆几十里他是出了名的救苦救难的活菩萨,谁都想不到会这样,肯定是你那宝贝媳妇带来的晦气……”自那以后阴云笼罩了这个家,翠姑公婆整天唉声叹气,尤其公公怨天尤人,满肚子牢骚。   “看你生的这怪物,怎么不死来,就把人整死了……”常言说的好:人不可貌相,知人知面不知心。自从发现紫嫣的病后,狗胆动不动发脾气,经常手指着翠姑咒骂,并且时不时对翠姑拳脚相加,好像都是她一个人的错。   在这个家里再也没有温情可言,翠姑怎么也想不通:这就是她认可了的好丈夫,这就是街坊领居眼中羡慕的好婆家。这家人怎么都这样,就像秋天的天气,说变脸就变脸呢?孩子有病怎能怪我一个人呢?   此时的翠姑多么向往以前的日子啊,还是活在亲爹亲娘的屋檐下自在,还是躺在父母的怀抱里温暖幸福啊!但她清楚这样的生活今生已与她无缘了,现在她终于尝到了人间的冷酷与自私。她想告诉爹娘,但她又觉得只能是给爹娘添乱,他们也只能跟上她生气。想到这些可怜的翠姑只有以泪洗面,抱着小紫嫣成天坐在家里发呆。   由于心里压力太大,半年后翠姑的神情有些恍惚,有时一连几天傻傻地坐着不说话,不吃饭。有时候跑出家门,一整天不知道回家,后来干脆连紫嫣不问不理也不看管了。   “现在不管不行,孙子有病,现在让这个败家子再得上精神病别人笑话咱老李家是小事,关键是咱李家就会绝后,咱家的香火不能断,不然我在九泉下怎么向你爷爷交代。”狗胆父亲气急败坏,一边捶胸顿足,一边拿着主意。   他们把翠姑送到到医院,医生会诊说翠姑得了精神分裂症,急需住院治疗。   “你们跑来有啥看的,把人没害够吗?你看你的稀罕女儿,啥时能让这个家安稳……”狗胆妈见翠姑爸妈来看翠姑,没有好气地指责起来。   翠姑住院治疗的十来天里,翠姑和翠姑爸妈没少看狗胆一家的白眼,没少受狗胆一家人的怨气。   然而世间毕竟好人多,翠姑的处境与经历感化了医生,医生十分同情和关心翠姑,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病情终于有了好转。   “这种病有时会复发,一定要开导病人,心里不能结疙瘩,慢慢会好的。”出院时医生医生嘱托狗胆一定要好好照料翠姑。   出院后一家人对翠姑不但没好好关照,反而越来越冷淡,觉得她就是个灾星,不但没听医生的的医嘱,还变本加厉闹到了法庭上。紫嫣的爸爸和妈妈离婚了,一场虎头蛇尾的婚姻以失败而告终,小紫嫣跟着妈妈回到了舅婆家。      四   “哎,老天爷你怎么这样作弄我女儿,我到底哪里亏了人,你要降罪于我的女儿啊!要罚你就罚我吧!”   “求菩萨保佑我女儿,让她别再受罪了,让她找个好婆家吧!”本来很迷信的翠姑妈,这阵子庙里跑的更勤了。真是父母的心永远在儿女上啊!   半年后,通过好心人的穿针引线,翠姑嫁到了邻乡的一个小山村,紫嫣跟随妈妈来到了继父李超家,李超家只有两口人,就是李超和父亲。   李超的母亲在世时得了糖尿病和肝病,这么重的病就像个败家子,十年光景就把一个原本富裕的家庭掏空了,并且债台高筑。两年前李超的母亲撒手走了,留下了两个光棍守在几间破旧的土木房里。眼看着李超老大不小了,父子俩干着急,就是没钱娶媳妇。要不是家境窘迫,单凭李超帅气英俊的长相,早就应该有漂亮的姑娘挤破头了,哪能这么愁?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他们忧心忡忡的时候,这桩姻缘就被人撮合成了,紫嫣母子俩又有家了,这就是紫嫣的第二个家。   自从紫嫣娘儿俩来到李超家后,这个家又像模像样了,一家人和和睦睦,特别是李超父子俩对她们娘俩很关照,丝毫没有因为翠姑是后婚而嫌弃,也没有因为紫嫣不是他们的亲骨肉而另眼相看,母子俩很受感动,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家庭。   “爷……爷,我要吃……糖糖,我要吃……”   “爸……爸,我要去……玩,你……带我去。”   “妈……妈,我要你和爸爸一……块去。”   庆幸的是紫嫣开始说话了。紫嫣很亲近李超父子俩,直呼他们爷爷和爸爸,尽管还是断断续续,有时还结巴,但一家人都已经很满足了。   翠姑一天在家只管做家务和照顾紫嫣,地里的活他们父子全包了。翠姑和李超很恩爱,李超忙完地里的活回到家总是围着翠姑转,一会儿帮着做饭,一会儿帮着扫地。而公公回到家也不肯歇着,笑呵呵地哄武汉癫痫病常见症状紫嫣玩,往日的冷清景象不见了,一家人相处得其乐融融,家终于像个家了。村子里的人也都为这家人高兴。   一年后,紫嫣的弟弟出生了,这时紫嫣近四岁了,弟弟的出生给这一家人带来了更多的欢声笑语,也给父子俩增添了生活的信心。 共 1006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