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清韵】亲情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生活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1619发表时间:2016-08-21 21:43:29 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过去的村庄都是由人们沿江边围垦而来,村名是按阿拉伯数字编排。九十二圩与八圩相距约八九里的路程。六十年代初期都还是一些土路。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三日,八圩村组委会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位是九十二圩的副村长;一位是九十二圩小队的队长。他们二位在这寒冷的冬天急匆匆赶到八圩村来干什么呢?   “你们村有一位名叫金凤的吗?”副村长问八圩村的凡村长:   凡村长想了想说:“我们村蒋圩小组上是有一位叫金凤的妇女。”   “有什么情况吗?”凡村长接着又问道:   “金凤的弟弟金章昨晚从大庆二港河工上跑了,是不是躲到他姐姐这儿了。”九十二圩的队长答道:   他们三位不动声色地来到金凤家,经询问查看,根本就没有见到金章的人影。可三位的来访却让金凤一家不免担心起来,特别是金凤当大姐的更是放心不下,弟弟究竟去了哪儿呢!   自从自己嫁到这里已近二十年,娘家的爹妈也己相继去世,二妹小凤,三妹金兰也早己出嫁,弟弟也己好久未到姐姐家来,如今弟弟己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了,他会去哪里呢?内心不由得陷入深深的思虑之中,在这年月,吃不饱,穿不暖,天寒地冻的,到哪儿去寻找弟弟呢!   春去秋来,走过闷热的夏,走过阴冷的冬,一晃三年多过去了,中国又迎来了解放十七周年的国庆节日,十月五日这天上午时分,突然邮局送报的小蒋带来一封从宁夏邮来的一封信,金凤迫不及待地让儿子拆开看看,是他,是金章弟弟寄来的,信中告诉大姐:一别三年有余,因为许多缘故,没来得及与大姐说一声道别就离开了家乡,望大姐原谅自己的不辞而别,现在己经成家,生活,工作各方面尚可,望大姐放心!等到十月底我会回来一次,许多情形信中不能一一说清,先给你们寄上一点全国粮票,以度难关,望查收!还请大姐全家多保重!金凤听后,拥着儿子不由得喜极而泣,早想夜盼,终于有了弟弟的消息。他一个人在外,还关心着大姐以及大姐一家的生活,她知道自己的弟弟与爹娘一样,记得那年刚出嫁过来时,没有吃,没有穿,爹娘总是把自己种的一些竽头,萝卜,还有花生等不辞劳苦从九十二圩挑着走八九里路送来。   十月底的一天,金章终于坐了五天五夜的火车回到了阔别三年多的家乡——九十二圩。他要回来处理一些事情,家乡有他的一些叔伯长辈与堂兄弟堂姐妹,还要去八圩看看自己的亲姐姐金凤。姐弟相见,抱头痛哭,是喜是悲,让人甜蜜,让人难过。世界上有三种情但亲情永远是最纯的,它不像友情,有吵闹,有不理解,甚至于自相残杀;它也不像爱情,有激烈,有冷漠,甚至分分离离。而亲情,无论是分离还是相聚,它永远都是那种牵连不断的关系。   金章与大姐一家谈论着一些当时的情况:大姐出嫁后没有几年,二姐小凤也嫁给了离九十二圩不远的一个名叫高圩的小村庄上的一户姓高的人家,二姐夫名叫高宝连,是位军人,身材高大而又魁梧.由于在部队思想积极向上,吃苦肯干,善于学习,不久就当上了班长,以后一步步当上了排长,连长,营长。到一九五七年被分到上海某后勤部任职。一九五八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一届一次会议召开,标志着以中国共产党为领导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在宁夏的巩固和发展,同时宣告政协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正式成立,开创初期,百废待兴,人员缺乏,根据人们自愿到边远艰苦的地方去,高宝连也报了名,就这样,高宝连从上海的大都市被调到宁夏刚建立的矿务局任职,二姐小凤也随二姐夫去了宁夏。一九五八年那年大跃进,到一九六一下半年时,家乡己经是山穷水尽,忍饥挨饿,不到两年,父亲病逝,家中只剩下金章一人,那年冬天,村组上派他去挑大庆二港,天寒地冻,自己从没做过重活,他写信给二姐夫高宝连,请了两天假,回家后将前面的三间房卖了二十几块钱,(当时祖上父亲留下了前后的两进的房屋)然后又到工地上做了几天,到十一月二日的下半夜,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卷好辅盖,背上一点衣服,乘上摆渡船,搭上火车,在宁夏找到二姐夫宝连,被安排到矿上,由于自己的聪明好学,很快当上了矿上的一名电工,过了一年多,宝连又找熟人,按当时的政策将金章的户口转武汉专科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到了宁夏,当时是建设初期,虽然是在北方,但生活各方面还是要比南方的家乡要好过一些,这次回来,主要是与家乡的长辈与堂兄弟们打个招呼,另外是将祖上剩下的三间房卖掉,决定在宁夏定居,同时也不放心大姐一个人留在南方,特此赶来再看一下。   金章回北方宁夏后,很快大姐家就收到金章的来信:说是一切都安好!让全家放心!并要大姐,大姐夫多多保重身体!(另附:上次一别后,我己将那三间的卖房款放在你家那个米坛里,望查收!)当大姐在米坛里找到那个用布包着的二十几块钱时,泪水又一次浸湿了眼眶。在这世界上,有人曾把友谊比作清茶,但它永远没有水那么真挚;也曾有人把爱情比作果汁,但它并没有水那么清纯。而亲情就像水,它就算被分流到世界各地,也永远扯不断它们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就像永不断的线,把一切连接起来。   在以后的几十年岁月里,虽然天各一方,相隔千万里,在通讯并不发达的年月里从没有断过信笺的来往,虽然每次开头都是:大姐夫,大姐以及全家您们好!近来都还好吗!接着是谈论彼此家里家外的一些情况,结尾都是:祝全家幸福安好!但是这份亲情却始终如一地在身后默默地支持着各自,在失意时,它以宽阔的胸怀包容着化解着各自的悲伤与愁苦;在欢乐时它又以坦然的目光注视着分享着各自的快乐与幸福。就连邮局送报纸的小蒋也成了老蒋,他也对金凤家十分熟悉了,每次到门口就会高声大喊:金凤,你家宁夏的弟弟又来信了。有时还高兴地喊道:拿私章来,你弟弟金章又寄钱来了。   亲情对于有情有意的人来说,就是一份单纯的情感,不掺有任何世俗的成分,是一缕剪不断的乡愁,无论走多远总是心里最惦记的地方。从来信中,大姐知道:金章的三个儿子与一个女儿都己长大成人并结婚生子。大儿子炳南是接的金章的班,在矿上工作,现在也有了子孙;二儿子炳生在信息工程公司工作,也有了儿女;三儿子炳铜陵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龙在做园林工程,儿子也结了婚;金章的女儿早己出嫁,自己与老太早己退休,前几年又搬住进新楼,他们的退休工资都四五仟,明年将八十岁了,只是时常更加惦记着想念着远方的大姐,随着通讯的发展发达,现在经常打电话互通信息,问长问短。每年春节这天一早,就会在电话里互相送上美好的祝福。前天,有位堂弟去他那儿旅游,金章又让带上千元给金凤大姐。   面对未知的世界,佛经上说:花开花谢几度秋,滚滚江水向东流,人间世代新换旧,唯有亲情是一道永恒的光芒,天长地久至死难休。亲情无边,也许再过几年或十几年,大姐金凤,弟弟金章都会作古,也许永远不能再见上一面,但只要活在世上,每一天早晨太阳升起,每一个夜晚月光来临,在他们脑海里总会有各自亲人们熟悉的面孔在闪烁;有一种无尽的牵挂就会盈满心房。亲情,爱情还有友情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血缘的关系,血永远浓于水,亲情的力量也来自于血缘,看不见摸不着,却深入骨髓,任凭无情的打击也难以隔断相连。亲情有一种感应,这种感应是一种原始的本能,它让亲人之间同喜同悲,同欢同忧!   亲情无需多言,只是不同人对自己亲人关爱的方式不同罢了,在默默地接受亲人的给予同时,别忘了默默武汉羊癫疯都去哪治地为亲人付出。让世界因为有着这一份温馨祥和的情素而变得更为美好吧!      (注:此文有些情节是根据我的今年己九十五岁的祖母金凤回忆所写)      于2016年8月21日   共 29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