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海】一次特殊的郊游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较为萧条寂静、天短夜长的冬天很快地过去了。冬天对于25岁已成家立业的阿胜来说是静心而温暖的,当早晨窗户纸泛白的时候,他已经在书海里遨游了3个多小时。   对于热爱生活、珍惜时间的阿胜来说,无论冬天的寒冷,夏天的喧嚣,秋天的萧瑟,春季的温馨,都有一种热恋,于是感到“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只脚在冬天,另只脚却迈进了春天!   一声惊雷,洒下甘甜的雨露,滋润着世间万物,雨后和煦的阳光温暖着大地,小草吐绿,树木吐出鹅黄的嫩芽,花红柳绿,姹紫嫣红,现出一个清新的世界!   这是农村土地承包制的第二个春天,被束搏的人们长长出了一口气,抖抖身躯,伸胳膊伸腿要向春天里走去。春天意味着希望的开始,播种的时机,收获的基础,成功的前奏,交响曲的主旋律。大地被激昂而渲染,现出勃勃生机。人们从愚昧无知的家庭,走向洞开的世界,去寻找生命存在的意义,为畅想未来打开了广阔的天地,给有为青年营造了施展的机会。    31岁的县文化局长阿泰在县文化馆召开了18个乡文化站长会议 。站在时代前列的阿泰,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到现在已经出版了一本书,以不可动摇的地位做上了县文化界的第一把交椅。   阿泰富态的脸庞,坚定的语气,扼要的语言,就显出他非凡的工作能力:“要想改革开放,就要打破陈规陋习,解放思想,把各乡的文化事业搞上去。上一代保守 ,下一代学习,我们这一代就被推到了时代的前列……”    25岁的阿强,高中毕业后就参军,复原回乡当了文化站站长。阿强参加了县的文化会议,他怀着对理想的追求,生活的热望,激动的心情,回到交界乡,第二天就召开了全乡有志青年的座谈会。到会的都是被“文革”影响的那代人,睁着迷茫的眼睛,怀着矛盾的心情,畅所欲言了半天。   农民出身的阿强要以哥哥阿泰为榜样向文学领域进军,为了不分心,一直没有结婚。见过世面的阿强明白这些没有出过远门的朋友,用大道理不能打动人心,在用哲学家的智慧,凝重的眼神,诗人的严峻,思考问题。他忽然对坐在他身边思考的阿胜说:“我们走出去,畅想一下未来,摸摸人们的底气!”   自信的阿胜说:“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脚下的滦河,北面的长城,就是你给我们讲的第一课!”   于是。 阿强组织了一次特殊的思想交流活动。   一行男女青年,怀着美好的向往,进行了一次特殊的郊游。个个精神抖擞,喜气洋洋,迈着矫健的脚步,顶着十来点钟的太阳,穿过冷清的村庄,向北面的滦河漫游而去。有种探索者精神的青年人,大路不走走小路。遍地的野花、野草装饰的大地焕然一新,春光洒下的山坡被绿色披上了外衣,显得那样秀丽、俊美。河岸的树林,微动的树枝吐着新绿,鸟儿自由的飞翔婉转的歌唱,为人们引路,为大自然伴唱!   走过茂密的树林,前面就是交界村的“半拉山”,那就是阿胜的家乡。阿强立在离半拉山不远的地方,站在河卵石的沙滩上,瞅着“半拉山”的陡峭和盘飞着的鸽子,乌鸦沉思。   作为“东道主”的阿胜,看着“半拉山”如导游似的给朋友讲解这山的历史。老人说,以前这山洞夜里有红光出现,那是狐狸在炼丹。那半腰的木板子,是以前打场用的窝棚,后发水冲走了土地,山根出现了漩涡,人们想象这就是《西游记》里的流沙河。   转到“半拉山”东,村北有三棵合抱不过来的大响杨。据说,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将这三棵树当做枪把子,等到解放发大水时,这里是拴船的地方。   沿着村庄东去,河水依山边蜿蜒而下,人们踩着被河水冲刷干净的褐色山岩一字排开而行,到狭窄处需拉手而过。阿胜在前边引路,阿强在阿胜后面护着22岁的姑娘凤子,阿秋、阿柱、阿存、玉好在后面相继而行。    到了著名的“累死龙王笑死龟”的龟口,一座大山硬是出了一条豁口,东去的河水陡然从豁口南下。人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险峻感到惊讶。   河水出了龟口,地势越来越宽阔,水顺河床蜿蜒着向远方流去,如同一条白色的飘带。   离龟口200米左右的地带,有一座 两层大桥,上面跑电机车,下面跑汽车。   山清水秀的美色已经印在人们心里,但不能用文字和语言表达出来,只有先储存在脑海里。   在原路回来时,到了一个山洞前,阿胜对阿强说:“咱们在这休息一下吧”。人们停了下来,阿秋走到河边蹲下,边玩水边观赏清澈的河水。   知识丰富、阅历很多的阿强不止讲了当兵的经历,还望着巍峨的长城,讲了“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讲了滦河的源头和归宿。   阿胜想:秦始皇依法治国有些事违背人的意志,却建造出了世界奇迹,万里长城。滦河文明虽然养育了两岸的人民,但自然灾害,也给人们造成灾难。   阿强让每人谈谈以后的打算。   阿胜踱着步说:“博采天下事,厚积人间知,用一生业余时间去追求一件事——解读社会,探讨人生,用艺术报效社会,用劳动丰富人生。   23岁的阿存,往河里扔着石头,望着奔腾的河水,这个从小失去父爱的小伙子不甘沉默,想做大事,至于做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22岁的阿柱,思想深邃,消瘦的脸庞,深陷明亮的双眼十分像伊朗人,哥七个排行老四,承受着更大的经济压力,喜欢读书。当阿强将目光投向他时,他分析着说,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无论如何得做点什么。   21岁“名落孙山”的玉好,面对北面的长城沉思,他听到阿强在问他时才回过神来:“我准备成人高考。”   27岁的阿秋虽面临婚姻问题,但对文学的追求一直执迷,经过不懈的努力,在县刊上有了小成绩。他不善于表达,喜欢用实际行动告诉人们,他在努力。   20岁的凤子,有双会说话的眼睛,微笑时透露着俊气,深藏着精明,言谈举止大方,是今天唯一的女性。个子虽矮但并不影响她生活底气,对前途充满信心,表示对理想尽到最大努力。   春风吹来,轻轻的抚摸着每个人的脸,那样调皮,又那样亲切,让人们愉快、开心。太阳红着脸赞叹河边畅谈理想的年轻人,人们心里甜甜的暖暖的。河水欢笑着呐喊着拥挤着,向岸边的青年人招手,人们感到多么洁净无私。   是的,这是真诚、圣洁的游会,虽不是“桃源结义”但她们的友谊,不论人生怎样变化,友谊也会永远长存。   到了啊胜村里,不要有任何“不好意思”和“不落意儿”,任何推辞也挡不住阿胜的邀请,即使在贫困,也要将凉水烧开了,喝口水在走。   阿胜的妻子见丈夫领来这么多朋友,惊讶的忙把孩子送给母亲,欢快的拿着碗倒水,弄的朋友手足无措,不好意思。阿胜笑着对妻子说:“去,做点挂面汤。”   妻子端上一盆带着油花的挂面汤,给每人盛了一大碗。朋友立在柜边端着满满的挂面汤直发呆。   饭后,阿胜送朋友到村头, 一米八开外的阿强摇着一米七六的阿胜手说:“有志者事竟成!”   阿胜目送他们的背影,他们不时的回头摆手。阿胜高喊:“我们时代相同,地位相等,贫困差不多,相互激励,个人奋斗,30年后在看结果!“   摇曳的树林挡住了阿胜的视线,但他们的音容笑貌依然移动在他的脑海中。 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怎么鉴别诊断癫痫病与晕厥呢湖南专业看癫痫武汉治疗癫痫的好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