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打工明星陨落记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一   我舅舅家住村尾,隔壁住着一个光棍汉。光棍汉在自家里开起了娱乐场,供人家打扑克搓麻将。此娱乐场一开,连日搭夜,出牌的噼啪声、洗牌的哗哗声、赢牌的欢笑声和对骂声不断。舅舅舅妈是本份人,听不得这些杂声,特意加高了两家之间的围墙。但他们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弟添宝,经常去看热闹,三缺一的时候参与“小嬉嬉”。   舅舅舅妈生育两女一儿,两个女儿都已出嫁,添宝最小,是入职不久的供销社职工。说到他的职工身份,还是“买”来的。他高中毕业,大学没有考上。舅舅舅妈让他复读再考,但他再考再落榜,继续考还是落榜。舅舅舅妈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一心要培养他跳出农门吃国家饭,怎么办?恰逢政府放宽户口管制,只要出一笔钱,就可以将农村户口迁改为非农户口,俗称“买户口”。有了非农户口就可以通过招工或者招干,进入国营单位或者政府机关工作。当然,这笔钱是巨大的,不是一般的农家所能承受的。舅舅舅妈拿出全部积蓄,又砍掉了承包山上所有能砍伐的毛竹,变卖了两头还没有达到出栏标准的生猪,一合计还差七千元。舅舅涎着脸问我借。我娘去世早,我上学时受到舅舅接济,舅舅对我是有大恩的。既然舅舅开口借钱,我就要千方百计想办法。那时我月工资不到二百元,掏空积蓄拿出四千元,又向别人借了三千元,凑齐七千元交到了舅舅手上。买了非农户口的添宝进入供销社工作,总算捧上了人人羡慕的铁饭碗。   添宝入职后重活难活抢着干,业务忙时主动加班,表现出了年轻人的好学上进,但下班之后常去邻居家的娱乐场看热闹,被供销社李主任看在了眼里。李主任是我同学的父亲。一次我碰到他,他就直言不讳地对我说,你这表弟工作肯吃苦,就是做事不稳实,不敢给他压重担子。添宝偶尔参与“小嬉嬉”,说他涉嫌赌博还重了点,说他做事不稳实,从何说起呢?我不明其意。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李主任的这句话精准切中了添宝的要害。   添宝工作的第三年,因为涉赌被人举报,下岗了。我去找李主任商量,添宝进供销社是花大本钱的,只是偶尔参与“小嬉嬉”,能不能网开一面。李主任说,这事我很同情,但我无能为力。   自从买了非农户口,添宝名下的田地山产就被村里收回,下岗后的他只能呆在家里啃老。啃老两个月,添宝想到了外出打工谋生。舅舅舅妈都已六十多了,再也没有能力像买户口一样为添宝谋一个前程,也经不起长久啃老,只得同意他外出打工。   我得知此事,特意去了趟他家。正在为添宝收拾行装的舅舅舅妈看到我进屋,顿时慌了手脚。舅妈苦着脸说:“饼外甥,你这个时候来……”舅舅陪着笑说:“饼外甥,真对不起啊……”   我知道舅舅舅妈误会了,立刻解释:“舅舅舅妈,我不是来催债的,那七千元债不急的,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五年十年都行,没有钱不还也行,您不要往心里去啊。听说表弟要外出打工,特地来看看。”   舅舅舅妈的心放下了,添宝却扑通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哥,爹娘为我买户口借的钱,您不要逼我爹娘,由我来还,我一定偿还。爹娘太辛劳了,日子过的太苦了。我要出去打工,要挣很多很多的钱,给爹娘养老。”   我冷冷地看着他:“说得蛮好听的哈,你靠什么还债?靠什么给爹娘养老?难道靠打扑克、搓麻将、扔骰子吗?”   “哥,我知道您是来教训我的。我看人家打扑克搓麻将着了魔,有那么几次小玩玩,没有玩得像他们那样大。哥,赌博害我丢了饭碗,您教训得极是。”   我从鼻子里哼出一句:“算你聪明。”   他突然自己站起来,转身冲向厨房拿菜刀,要剁自己的手了。我和舅舅舅妈一起追过去夺下他手里的菜刀。我说:“剁了手就表示你戒赌了是吗?”   舅妈哭了:“宝儿哎,没有手还怎么打工?索性把你娘一块剁了吧。”   我说:“真正的悔改是拿出实际行动来,让你爹娘看看。”   添宝又跪下了:“爹,娘,哥,我一定戒赌,一定拚命干活。我都想好了:两年还清债务;五到六年盖一座本村最漂亮的新屋;七到八年要开上自己的小汽车,带着爹娘去旅游,让辛劳一辈子的爹娘享享福。爹娘在上,儿子把话说到这份上,再说就是多余了,苍天给我作证……”   二   广东的东莞号称鞋都,外贸制鞋业很发达,添宝和许多本乡民工,在东莞的制鞋厂里找到了工作。他果然争气,先是在流水线上打打杂,半年不到就弄了个班组长干干,这在同期入厂的民工当中,算是出类拔萃了。两年之后,独立出来承包一部分轧鞋底业务做包工头,有了自己的小作坊。包工头做了几年,扩大了生产规模,购置了地皮建造了厂房,俨然是个老板了。在本乡出外闯荡的民工队伍中,他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   他外出打工的当年底回来,就清偿了欠我的七千元债务,还硬塞给我一个大红包作为利息。第二年回来,买了电视、冰箱,更新了部分家俱。第三年回来,带着一个清纯靓丽的女朋友。第四年回来,他媳妇拎着大包小包,他的手上抱着一个咿呀学语的大胖小子。第五年是开着自己的小轿车回来的,雇来帮工推到了老屋,全村最气派的新屋破土动工了……   转眼间,添宝南下打工十二个年头过去了。春节,我照例要给舅舅舅妈拜年,跨进了添宝的新院子。   舅舅舅妈从屋里迎出来。舅舅说:“年年都是外甥给舅舅拜年,今年应该舅舅给外甥拜年,想不到饼外甥又来了。”舅妈说:“啊呀呀,饼外甥来得正好,添宝等你呐。啊呀呀,不得了了,快快进屋说话。”   “舅妈,啥事把您急成这副样子。”   “还不是添宝的事。”   “添宝都当老板了,混得好好的,能有啥事?”   “进屋你就明白了。”   我跟着舅舅舅妈走进了别墅。客厅里,添宝钩着头坐在沙发上,脚下已是一地烟头。我站在他跟前,他竟然没有反应。舅舅并没有接我递过去的礼品盒,反而从茶几上拿起一包精包装的香烟,拔出一支敬给我。我说:“舅舅,我从来不抽烟,您不知道吗?”   “哎哟,我忘了。”舅舅收回烟,忙不迭地说,“那请坐,沙发上请坐。”   “饼外甥真是见外,到舅舅家还要带礼品,你舅舅舅妈吃的用的啥都不缺,呆会叫添宝给你搬两箱广东海鲜过去吧。”舅妈给我泡来茶水,又转向添宝说,“宝儿哎,你饼表哥来看你了。”   添宝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哦,是哥来了,坐。”   “看来表弟有要事要跟我商量。”我将礼品盒放在八仙桌上,就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了。   他往自己嘴里栽上一支烟,点上火抽了起来,长吐一团烟雾说:“确实有事,我就不绕弯子黑龙江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了。我厂里订单下滑得厉害,经常停工,唉!”   2008年,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各地各行业都受到了影响。拿我这次回老家过年来说,村街上转一转,人来人往的,倒是比往年热闹许多,一问方知本乡在外打工经商的人,找不到活路,提早回来过年了。我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来了嘛,连赫赫有名的大牌投行都要倒闭。东莞制鞋业行情不好,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趁年轻找点别的事做做吧。”   “哥说的轻巧,金融危机来了,别的事也不好做呀。”   “那就选择坚守。我想金融危机迟早是要过去的,现在是最艰难的时候,不要乱了方寸。”   “哥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我也是这么看的。”添宝将半截烟往地上狠狠一掼:“运气总不至于这么差,人家说碰运气碰运气,只要去碰去撞,就能碰上好运气,不去碰去撞,有好运气也轮不到我了。”   在武汉老年人癫痫病如何治坚守东莞制鞋业这一点上,我俩看法基本一致。但读者要注意了,我说的是金融危机迟早是要过去的,他说的是要去碰好运气,本质上是有很大差别的。我问道:“那你想怎样做呢?”   “生死存亡在此一举,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具体点说,我的厂不但不减产,还要扩大生产。”   “啊!”我惊叫失声:“订单下滑了还要扩大生产?市场在哪?流动资金又在哪?你这是拿鸡蛋去碰石头,拿身家性命去赌博啊,万不可做傻事哟!”   也许是我的“赌博”两字刺激了舅舅舅妈敏感的神经,已在厨房忙活的他们返回客厅。舅舅说:“饼外甥说笑了吧。”舅妈给我续着茶水说:“你这弟呀,这些年可知道珍惜喽。大过年的,几个朋友来看他,叫他在自家里玩玩热闹,不带赌钱的,他都不玩,去了东莞打工就更不会赌博了。再说了,他媳妇在他身边看着呢。”   “舅舅舅妈,添宝他赌博的心思还没断根呢。”   添宝一激动,声调就飙高了:“这叫赌博吗?这叫投资!哥,您懂生产管理哈尔滨去哪些医院看癫痫更好?吗?懂行情趋势吗?懂市场销售吗?懂制鞋技术吗……”   的确,我对经商办厂一窍不通。我哑口无言。   他得了胜,放缓了声调:“哥,我从流水线上的小杂工干起,做到今天这份上,总算摸到了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东西,知道该怎么做。我是这样想的,现在生产的产品都囤在仓库里。等运气来了,行情好转的时候,我把仓库里的产品倾销出去,就能迅速占领市场。”   舅舅舅妈看到我哥弟俩心平气和地商量事,就向厨房去了。只听舅妈说:“你瞧瞧,咱宝儿懂事了。”舅舅应:“谁说不是嘛,要是赌博,咱就一刀两断;要是投资,咱就尽力支持。”癫痫的危害都有什么   添宝继续说:“至于流动资金嘛,这确实是个难题,我这些天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哥,我要恢复生产,您再借给我一些钱,我给利息,行不?”   “借多少?”   “一百万吧。”   “这么多啊,你就是把我卖了,我也拿不出一百万呀。”   “像那年帮我买户口那样,咱们表哥弟,您要尽全力啊。”   “我刚买了房子,欠着银行四十万的房贷,不要说一百万,一万也拿不出来呀。”   “哥,您贷款买房子的事我知道。”他压低声音说,“您不是在银行上班嘛,您自己没有钱,不会想想办法帮我在您那银行贷点款出来?我把这幢别墅抵押给银行,行不?利息再加一成,行不?我把您当亲爹亲娘孝敬,行不……”   这笔钱一旦贷出去就打水漂的预感占据着我的心头:“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利息再高也不行,不管你说什么都不行。”我站起身来逃也似的往屋外溜。   出门时,我没有顾得上跟舅舅舅妈告辞,舅舅舅妈还是追出了屋门。舅妈叫道:“饼外甥哎,看在舅舅舅妈的老面上,你就再帮添宝一把吧!”舅舅也叫道:“饼外甥哎,就这一次呀!”   我转回身说:“舅舅舅妈,添宝弄不好是要破产的啊!”说完,加快脚步往外走。   刚走到院门,却听身后“咣啷”一声,惊回头,原来是舅舅回屋拎起礼品盒朝我扔过来,没有扔到我,粉碎了一地。舅舅骂道:“见死不救,还咒添宝破产,拜什么年嘛!”   三   由于我拒绝帮添宝贷款,好长时间,我都不敢去舅舅家,他们也不再和我联系。尽管双方没有直接联系,但他们的动向还是源源不断地灌到我耳朵里来。舅舅舅妈非常焦急,凡是有一线希望的地方都找去了。经过一个熟人的介绍,在舅舅舅妈所住的别墅作抵押的前提下,在我的两个表妹夫(即舅舅的两个女婿)答应担保的前提下,终于从地下钱庄筹集到了资金。我很想阻止,无奈力不从心。添宝从舅舅手中接过存有巨款的银行卡,向舅舅舅妈鞠了一躬,就去了东莞开足马力生产了。   我国政府积极有效的干预,把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沿海地区外向型经济的冲击降到了最低,投资、消费、进出口贸易都在回暖。我欣喜地看到,本乡的民工又三五成群地奔向沿海开放城市。我常常想,添宝在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生产、囤积的产品,现在应该销出去了吧,应该占领市场了吧。这样的结局是理想的,却也宣告我的预判落了空,要被舅舅一家潮笑的。但是,我被他人嘲笑没关系,只要添宝的结局好就行。   有一天,我正在上班,已经一年多没联系的小表妹(添宝的二姐)给我打来电话,说舅舅突然晕倒,在县人民医院ICU病房抢救,醒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想见我。我丢下手头的工作,急急奔赴医院。   ICU病房外面,舅妈、两个表妹及表妹夫、添宝的妻子和儿子都在,唯独添宝不在。大表妹告诉我,舅舅又进入昏迷状态,这个时候不适宜见人。   “舅舅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晕倒就晕倒了呢,还进了ICU病房?”我本想嚎叫,看见病房门上大大的“肃静”两字,极力克制住情绪。   “作孽呀,饼外甥!”舅妈从椅子上站起来,颤颤微微地朝我走来。她才七十六岁,就已经走路不稳了,可见这一年来她是何等的操心,加速了身体机能的老化:“添宝他……”   “添宝怎么了?”   舅妈身体摇晃了一下,我连忙伸出手,和两个表妹一起扶住她,让她在椅子上坐下。   大表妹含着泪告诉我:添宝盲目生产,产品堆积如山。因为成本过高,在市场回暖的情况下,仍不具备竞争优势,根本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打开销路占领市场。债主缠住添宝要债,添宝顶不住,跑路了。黑心债主又上舅舅家来逼债,扬言要收别墅,要担保人还钱,还要做了添宝。舅舅一着急,就晕倒了……啊,我竟然一语成谶,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我悲叹,一颗明星的升起,是需要付出比常人多十倍百倍努力的,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而陨落,是不需要理由的,只需要一眨眼的功夫。 共 596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