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围炉】你心底是否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网游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732发表时间:2015-06-16 21:17:29 摘要:时光会替我们清楚的记得。    我曾无比向往过这样的生活,我即将到达的地方没有任何人知道,一个人或许过得并不太顺利,天气或冷或热也无关紧要,一个人倔强沉默的上下班,或许工作也并不是我所喜欢的,更与大学所读的专业毫无关联。我曾一度忘却也曾自诩过文艺青年。   我没有喜欢的人,愤世嫉俗的观念很少,遇见乞讨的人根据心情依旧会布施一些,十分享受这种背井离乡的生活,几乎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不再定期买书补充自己,跑步一度荒废了下来,期望着下雨天不打伞,然而这里就像故事里说的那样,某某某地方从来不下雨。   我正在从自命不凡转向平庸。平凡而庸俗。这很可怕,但依旧阻止不了时光车轮的缓缓推动。   于是我来了。   我在这里,附近的朋友俱不知道我已经来到,当从大巴车上把我的行李摔在地上后,我知道,这一生的征程从此开始。   不会再有自我安慰式的没有到不了的明天。很巧,这本书如今在床头。   现实与梦想可能只差一步,也可能遥不可及,我的现实和梦想差不多一样,来这里之前没有告诉任何人,率性而任性,如果把浪迹天涯也比喻成一种江湖,那么,我所有的朋友们,我所爱的人,我想见的人,江湖再见。   九月曾在信里说,性格养成是一个人青春里最可述说的事情,并且说这些我都有曾帮到她。我笑笑,我们在这件事上紧紧相依。   我们的聊天方式很奇特。   像极了书里经常写的具有冷幽默语调的句式,这样的句式通过口语说出来,不得不说有种和心情相得益彰的美好。   这是种语言的魅力。   她并不是个爱好文学或者文字的人。   和我认识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曾一度在医院实习后来还去了我也一定会去的地方。   她最大的优点是理智。   我只认识我心目中的她。其他的都与我无关罢了。   我想,我心里住的那个人,就是九月。   《那不勒斯的九月》里,名字一般无二的九月。      我们很早的时候就相识,如今算算也五六年天气,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事而发生过争吵,此时此刻,她是我心底那个不可能的人。      2015年6月   认识九月已经很久,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九月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癫疯最好大学毕业,时光匆匆路人遥不可及的走过,友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就像田里一年一度或者一年两度的庄稼一样,虽然比喻不太恰当,但如今,我也快毕业了。   彼时,我在苏州,就那个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然而我并未去看过园林,在我的眼里,到处都是人为建筑的风格,去哪里怀着庸俗的心情看到的景物都是一成不变的,这样也替我省了许多的景点费。   无独有偶,这个可以叫做花开两朵,那么今天我们就来各表一枝。   九月在广州,传说中地铁拥挤可以赶上京都的大城市,像我们这样的小民还未有机会去过,不过想想已经很美好。   未知的美好总是在见到之后就逐渐转换为恐惧和慌乱。   前几日接到九月送递的礼物,不知价值的猫眼玉石手链一串和若干页数的信件,算是勉励我毕业前兆的金科玉律。   老实说,这个女生,我喜欢。      九月并没有太多的优点,圆脸略带婴儿肥,也并没有柳叶吊梢眉,眼睛倒是挺大,当然,樱桃攀素口也没有,很不爱笑。现在市面上的女生好多男生都形容她们爱笑,我真不知道,这难道也是一种禽流感?   真正能笑得坦然自若的女生,一般都是笑在心底的。      我们每隔一周左右会通话一次,内容提及刻画未来和回忆往事,但绝对不会扯到各种的私人问题上,虽然我知道她喜欢的男生是一部字典,我也有以此为目标,但可惜的是,大概我这本字典还是储存量太少,就是看见自由女神像也高不可攀,这还真的是自嘲式的讽刺。   回顾一下校园生活:   她大三的时候一整年都泡在医院的科室,我想象中那里到处是消毒水和纯白的颜色,看上去单调而惨不忍睹,然而每个环境中都有活的精彩的人,九月在她的读书日记里写道,医院里的夕阳真的无限好。自己能拯救生命的工作,感觉就是白衣天使。   九月是个不易开玩笑的人。所以每字每句都是在打铁,斩钉截铁。   九月不会说笑话,像是文字里常说的冷美人,但她会冷幽默的把你逗起来。      彼时我大三,在校园里浑浑噩噩不知所谓,每天被几门课的论文和答辩压的抬不起头,晚上不时的就是告别的聚会,很多跟我一样的年轻人随意在午夜的狭小空间里嘶嚎,或者喝的酩酊大醉在旷无人烟的街道上谈笑骂天。   大家都是一样的人。   但拥有着不一样的生活。      九月从来不抱怨,她很少跟我说起在医院的生活,难道是知道我胆子小的缘故?这个也不可考究了。照例每周一次的通话成为半个月左右才会打一通电话,两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在积蓄力量,我在为了党员身份在学校继续发挥我作为学长的余热,在办公室刁难那些经常逃课甚至没课上的同学。   我好像变恶了。   然而我自问还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九月说,你享受这样的生活吗?这是一种虚荣。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我那年16岁,为了几篇应景的文字绞尽脑汁,时常熬夜到半夜,周末从不曾去玩游戏走街望风景,只是单纯的在本子上写,写到了我寄予厚望的那个平台终于承受不住了,所以我失去了指点江山的虚荣。   那时候的读者就是我前进和写作的动力。   不为利,只为名。   九月说,恭喜,文艺青年。      2014年9月      2013年暑假难得的悠闲,在贵阳百鸟河畔姨母家修生养性了月余,每日细作的事不外乎做些个人的食饭和必要时的洗涤衣裳,下午没事就骑着姨母送予的电车绕着大山看多彩贵州的瑰丽,闲暇时节也去河边看老翁垂钓,或者周日步履渐缓去集市上淘书来看。   这样的生活我认为我们都应该拥有一些,可以暂缓一下我们这些年过的太快的日子。节奏快、不知不觉就是一年、同龄人买车买房、同龄人结婚生子二十而立。我们眼中耳里都是别人家的孩子,这样的生活委实过得不太如意。   九月曾跟我谈过未来的日子,遇见喜欢的人就不轻言放弃,她讲究的是一种水到渠成的境界,到哪里都可以随遇而安,可以活的知足常乐,这对于我来说,几乎都是望其颈背的。   我曾到过独山,山清水秀的一个县城,初来咋到第一眼就是清秀,我知道呆久也会厌倦,但庆幸的是只是经过,若我爱你的方式已不同开始,不如我们回头看一看她原来的样子。   以前有着很深的执念,比方说喜欢就一定要去跨越友情,比方说不论怎么样都希望距离能近一些。过些年不这么想,想着长情才是美好,癔症也就散了。   这是九月的城市。   单纯而美好。   就如我们的爱情观一样。      此时,我19岁。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和各种灾难,也没有跑过多少地方来洗涤心灵,家庭还算是富足能保我衣食无忧,自己也算是争气不算堕落。我还不明白世间的惶恐,只会叹息岁月流逝与青山长存。   这真是个美好的年华。      我们心底从来不会住着不可能的人,无论那个人在哪里,你都说我们很年轻啊,可以带着满腔热血去寻找啊,感觉世界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张张收费单据,只要肯努力都可以去到达,都可以去让两个人完美无缺的相遇。   事实总在改变,曾是说不顾一切喜欢的人和物,后来可能变得淡忘或者更加深刻,相反不敢让其距离太近,譬如九月,我想说,因为武汉哪个医院治疗青少年羊癫疯好我只是认识我心中的你。      九月性格冷僻但绝对不是孤僻,内心阳光但偏偏有时候无法表达,在车水马龙的都市,我十分担心。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如果事事设计,那就不是你自己。   九月打来电话,听闻我去独山着实有些惊讶,两人都惋惜之余也豁达,江湖上总会再见,不用刻意的争取。   这些年月,青春就是一次肆意的旅行,我们可以漂流在任何地方。   2013年7月   刚入大学,眯着眼睛走的都是意气风发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文学社作为稿件的中转地也能让我满足,心有所依,满脑子都是怎样计划后几年的规程,什么时候毕业,什么时候呆在哪里,又什么时候出发去哪里,却没想过几年会不会改变。   18岁可以刻画的生活,喜欢的人在哪里,可以用多少努力来争取,要和同窗维持怎样的交际,这些琐碎从刚入大学那一刹那就开始运转,曾一度迷失方向。      九月在黔南的某所医院实习,随着学业稳定一切按部就班,闲暇时刻也通讯频繁,关系似乎变得有些融洽,这个认识一年多的女孩终于放下了陌生,时而也说几句调笑,我对她很有好感。   去年对韩姓女生表白的事情,在同学的圈子里还是饭后的谈资,这些都一一告诉了九月,事后想起来就琐碎,犯了在一个女孩面前谈论另一个女生的大忌。      九月来电说,白落梅有新书,《烟月不知人事改》《和人生何处不离人》我喜滋滋的买来看明清的风月,唐宋的从前,总感觉书里所有的美人风范,九月都俱足。   喜欢是没有任何理由的,这个只存在于日渐交流的时光沉淀里,不然就是有功利性,美色钱帛。想想去年的一见钟情怕是毁了所有的书生意气,但只有寥寥无几的人知道,有些人相遇即使注定不会有结果,但我们并不会后悔。   如果事事如愿反而不是好事。   九月九清楚的知道。      她委实是个十分了解我的人。   我说去太原找已经断了联系若干年的姐姐杨天玉,很多人说人家都不记得你,何必去。她说去了结一下也好。   我说去西藏布达拉宫朝圣一次遂了我的愿望,很多人都说是闲的蛋疼,她也支持我,其实她本身也知道,很多人看上去是在请求别人的意见,但不管别人的意见是什么,都已经对他不太重要。   人本身就要有自己的思想,不论对错,错了自己吃下去,对了那就继续努力。      我在电影院丢了一个写作的草稿本,上面记载了几乎今年上半年所有的稿件底稿,本意也是带着本子去看电影去寻找灵感,谁知道灵感找到了本子却不见了。我跟九月说,忘记了九月当时是怎样说的,反正不是大部分人的‘活该’。         我想的情节也许若干年后不会有人记得,甚至都不知道‘九月’和‘我’的含义,但这并没有关系,时光的车轮悠悠荡荡,必定有一天会在甲申那里失去方向,我只是为记得,那些青葱的岁月里,有个叫‘九月’的姑娘,从我身边走过。   有些人经过身旁,可能笑得不止两个武汉看癫痫病去什么医院好人,那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就是一种叫做单纯的美好。   我希望,时光会替我们记得。   九月。   2012年9月   共 37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