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海】闲话毛驴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西部文学
摘要:尽管,毛驴也有它的的不足,也曾经成为一些人的自谦或者自卑的象征,但从汉灵帝在宫中西园白马四架,成为公卿贵族追崇后,又经过唐宋文人的文吟笔哦,使得毛驴如同其它事物一样,形成了一种驴文化,从而沉淀出言简意赅的词语,诸如:形容废话连篇不得要领的“三纸无驴”和“博士买驴”;形容把为自己出力的人一脚踢开的“卸磨杀驴”;形容天平盛世的的“骑驴倒堕”;在比如稳操胜券的“骑驴看唱本”……无不说明,小小毛驴,深得人心。    毛驴,在今天不仅在城市中看不到它的踪迹,就是在乡村也很少见到,这个曾经为人类文明做过贡献的它,在人们的视线中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由于科学技术的落后,使得曾经的农耕和交通运输往往依靠着那些动物。牛,体大力强,常常用于耕耘土地,拉运谷物;马则体格矫健,速度快捷,往往用来作长途运输货物;介于牛马之间的既能农作又能够运输货物的则是那叫做毛驴的动物,它既有着牛一般的耐力,又有着马般速度。可,毛驴的身体较小,是一种身高与体长几乎相等的动物,具有大大的鼻子和长长的耳朵,虽然体力都不及牛马,可它却能够勤勤勉勉、一心一意地为人类干活,具有温顺的性格。   在我的记忆中,毛驴曾经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是分不开的动物。在没有磨面机、碾米机的年代,人们食用的谷物要磨成为面粉或者脱皮为粒,往往是通过大大的碾子(直径大约有两米多的圆形石头制作成为的)去研磨而成,而拉着石碾团团转的往往是毛驴。   小时候,几乎是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个碾坊,去专门供村上人去加工谷物,虽然年代久远,好多人都不知道它的来历,但那青幽幽的石头却一直保持着整洁,保持着原有的风貌,那是因为不管谁家去使用,都会彻彻底底地做好清洁。   在我的老家的村庄前,曾经就有这样的一个碾坊,它杵立在一条滚滚东去的大河岸边,碾坊院子很大,是用古旧的黑色砖瓦垒砌而成,大院内的地面虽然就是普通的泥地面,可一年到头都保持着光滑整洁。大院的主屋十分宽大,却只有一个大大的碾安放着,别无它物。东西偏房,各自安装着一副石头椿臼,它是用来对谷物初步加工用的。碾坊的门前有一条用大大小小的石头铺成为的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延伸到铺在清凌凌河水上的青石板码头上,目的是方便人们去河水中淘洗谷物的方便。清洗后的谷物,人们就在大院内的场面上去稍微晾干,才去椿臼或者碾上去加工。   椿臼的操作,一般都是人工亲自去做,用脚去踩动杠杆般的一头,相对轻松。而碾则是具有二米四直径的大石头,十分笨重,如果光凭着人力去推动,显然是一件既苦又累的活。不知是从什么时候,也不知是谁率先将目光落在了那毛驴的身上,那不高不矮的身材、温顺的性格正好用来拉碾,同时它头上无角不易伤人,而且耐力极强,速度又适中。为了改变毛驴一直向前的习性,人们在使用毛驴去拉碾时,就将它的眼睛用红布蒙上,让毛驴看不到前方在哪里。由于碾柄被固定在毛驴的背上,为了保持身上的负荷平稳,毛驴就只好一直绕着圈子转。从而帮助人们完成了碾磨谷物的任务。   毛驴的体力虽然不大,速度也不快,但它同样可以担当需要平稳运输的物资。八十年代前的道路,别说是乡村公路坑洼不平,就是省市级的公路同样是坎坎坷坷,毛驴就成为运输那些需要平稳物资的最佳选择。   人们常说:“老马识途”,其实毛驴也具有识别路途的习性。我有一个表哥,曾经就利用过毛驴去搞运输。别看它那头傻不拉几的、其貌不扬的小毛驴,却曾经为他那五口之家带来生活来源。他曾经就说毛驴是认识道路的,他每次出入往往在毛驴车睡大觉。他的毛驴车经常跑在我们公社到县城的那四十多公里的路上。早上,他为了赶时间还坐在车上,手里的鞭子还会经常空抽几下。到了县城卸货装货后,他就将毛驴拴在路边的树上,给毛驴一些草后,自己就跑到饭馆里,去美美的咪上几杯小酒。酒足饭饱后,他才昏昏沉沉地“酒驾”归程。   如果是天气晴好时,车上也无需要顾盼的物资,他就将毛驴的缰绳拴在车架上,仰躺在毛驴车上,去睡他的大头觉,听任毛驴独自在道路上奔跑。训好的毛驴十分机警,不仅可以自己去选择平坦的道路行走,并可以主动避让对方的车辆,即使回程九弯转,也勿需主人的操心。   毛驴不急不缓,耐力很好,如果遇上上桥和陡峭的地方,即使自己拉不上去,也会尽力用四蹄不断交替踏动的发式,去保持车子不后退。并狂叫起来,提醒主人给予帮助。而在下坡的时候,毛驴又会自动地捺住屁股,四蹄后倾,去阻碍车子快速前进。   普普通通的毛驴还曾经于年轻人的婚姻嫁娶有关。在自行车没有普及的年代,毛驴、毛驴车充当过迎娶新娘子和运输嫁妆的工具。毛驴被披红挂彩,新郎牵着领头毛驴的红缰绳,毛驴的背上端坐着头顶大红盖头的新娘子,微风不仅吹动着盖头不停地飘舞,也将新娘子的首饰吹得叮当作响。紧跟其后的是毛驴车上则稳稳当当地驮运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嫁妆。吹吹打打的吹鼓手则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地吹奏着,热热闹闹。按照地方的风俗,新娘子在新婚的数日内,要会娘家一次,叫做“双回门”。一般结婚那天骑的那头毛驴还要送新娘子回家一趟。   在农忙的时节,特别是收割播种同时进行时,在广褒的田野里和蜿蜒的乡间道路上,肯定是少不了毛驴的身影。毛驴不仅要运输谷物,还要参与耕耘土地,只不过毛驴只是去耕耘需要浅作的农事,往往是拖着耙去平整地面,或者去拉动降籽去播种庄稼。   毛驴平素很温顺听话,可在它的发情期却十分任性,也常常闹出一些笑话。记得那一年表哥和往常一样,在饭馆吃完饭后,上了毛驴车就开始睡觉。待他睡醒时,却发现自己被拉到了一个陌生地方。原来发情的毛驴在途中遇上了身体魁梧的马车,一时钟情的毛驴,调转了车头,一路尾随马车而去。马车的主人到达地点后,就将马解开,自己去卸货去了。当表哥惊醒后,那马已经与自己的毛驴交媾在一起。第二年,毛驴为他产下非驴非马的家伙——骡子。骡子既继承了马的快捷、力大的优点,也具有着毛驴的警觉和耐性,的确是运输的强将。待那头骡子长成后,那头毛驴被人买走了,听说成为了人家的盘中餐。   “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这是在民间一直传说的俗语。龙肉,人们肯定是享受不到的美味,那么毛驴肉就成为了天下的第一美食,让无数美食家至上追崇和喜爱,也使得一头小毛驴售价高达成千上万。在中国这块大地上,以山东德州出产的驴肉最负盛名,产品畅销于京冀广等省份和地区,也带动着与其相关的养殖、制作行业的发展。德州人不仅将驴肉分享给了大半个中国,还将毛驴的药用价值开发出来,为无数人带来了健康的体魄,著名的产品有东阿阿胶等。   “天津笑我醉骑驴”的陆游,也许天生喜爱毛驴,在他的诗行中动不动出现过“驴”字,他对骑毛驴的感受是:“爱山只合倒骑驴”,说明骑毛驴要比走马观花要强多了。而李贺也有着爱毛驴的喜好,如“细雨毛驴入剑门”、“云中骑碧驴”等等,都出自于他的千古流韵的文笔中。总之,勿用打开唐诗宋词的扉页,就可以听到毛驴的那声声蹄鸣。我曾经查阅过全唐诗,在五万首诗歌中,带有“驴”字居然有1116首,而在全宋诗中,竟然高达2978首,而且往往又出自文豪大家的手笔,可见,英俊不及高头马、稳健不如俯首牛的小小毛驴,在文人墨客心目中所具有的位置。   毛驴依附于人类,性情温顺,又好使唤,其生活如同牛一般俭朴,好饲养。曾经是诗人喜爱的脚力,久而久之,骑毛驴成为了诗人的一种特殊的标志。在一些美术作品中,也曾经将毛驴与诗人相映衬。有一个关于“推敲”一词的故事,当年,那个贾岛骑着一头瘦弱的毛驴,一不小心冲撞了骑高头大马的韩愈,结果为“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这句诗又发生了争执,两人斟酌几番后,才共同认为“僧敲”来得更为恰当,也留下一种值得无数人效仿的治学精神。喜爱毛驴不是古代文人的专利。作家王蒙下放新疆时,毛驴成了他最喜爱的交通工具,他的好多小说就是在毛驴的背上构思而出的,如《蝴蝶》就是在驴背上创作的。   尽管,毛驴也有它的的不足,也曾经成为一些人的自谦或者自卑的象征,但从汉灵帝在宫中西园白马四架,成为公卿贵族追崇后,又经过唐宋文人的文吟笔哦,使得毛驴如同其它事物一样,形成了一种驴文化,从而沉淀出言简意赅的词语,诸如:形容废话连篇不得要领的“三纸无驴”和“博士买驴”;形容把为自己出力的人一脚踢开的“卸磨杀驴”;形容天平盛世的的“骑驴倒堕”;在比如稳操胜券的“骑驴看唱本”……无不说明,小小毛驴,深得人心。   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南宁癫痫病哪看的好吃药治疗癫痫效果怎么样?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