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我的秦淮八艳组诗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7 分类:西部文学
◎女侠寇白门
  
   1
   日落
   西山
  
   只是这大明朝的黄昏来的总那么太突然
   一个分神的片刻
   就把你甩进一个更深的遥远
   你努力收集着秦淮河的月光
   想拼凑出那一晚
   五千甲胄手举的灯笼
   仿若一朵燃起桃花
   艳
   艳
   艳出一汪鲜血,隔空点在你的额头
   就是一粒长在我心底的美人痣
  
   2
   爱情,那是属于一个久远的传奇
  
   你怀抱着枕头
   嘤嘤啜泣
   哭那一年北京城的
   大雪下得太早
   南京城的小雪又融化的太快
  
   3
   你开始
   筑园亭,结宾客,酒酣以往
   你开始
   认真地欢笑着你的放纵
   认真地放纵着你的不羁
   认真地不羁着你流水的蜜意
   认真地对一个男人说道:
   当日你赎我脱籍,今日我亦赎你自由
   自此,两清
   自此,你叹美人之迟暮,嗟红豆之飘零
  
   4
   然而,秋风还在继续
   就像你的咳嗽,在经历一场风雪之后
   开始不顾一切地加剧,发烧
   病
   病
   病
   病成墙角一株瘦弱的黄花
   无人问暖,无人嘘寒
  
   5
   月光,月光,这冰冷的月光
   月光,月光,这温暖的月光
   只有这片月光不曾负你
  
   你开始以月光
   入诗,入画,入丝竹弦琴
   入酒,入梦,入天地逍遥
  
   6
   皎洁的月光下,你的韩公子
   像一只温顺的小猫
   被你偏爱地搂在怀里
   屏风外,你的婢女小心翼翼地候着
  
   这一切多么温馨而美好
   想到这里,你面含微笑地闭上了眼睛
   带着精疲力竭的疲惫
   走向云端的梦里,再也不愿意醒来
  
   7
   今夜,从一本叫《板桥杂记》的书中
   把你
   觅出
   置放在案头,只为在这荒凉的尘世上
   你我都是一个爱做梦的人
  
   只是,你的梦有太多的月光
   就像,我的梦有太多的你
  
   ◎艳艳风尘董小宛
  
   1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这咳嗽的大明江山,在午夜呻吟
   在你的歌舞声中
   正在上演一出烽火三月
   主角是秦淮河边的桃花
   在一夜之间,纷纷随一江春水而逝
  
   2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这辗转咳嗽的娇躯,在午夜疼痛
   在一小口
   一小口地咳着鲜血
   一口是西湖,那是你浓妆淡抹总相宜的雅
   一口是黄山,那是你胸怀千壑的幽
   一口是半塘,那是你黄莺出谷的清丽
   一口是太湖,那是你襟怀坦荡的气度
  
   3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这咳嗽的午夜有你偏爱的月光
   幽幽地挂在你的小庭院
   温暖着你,也温暖着这片旧江山
   也只有这片月光,还是旧时的月光
   仿佛可以还你一个完整的山河
  
   4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这午夜的咳嗽在时时惊醒着你
   这片旧江山和你
   一样:肝阴亏损,气血两虚
   你伸出手轻轻搭在一片凋零的落叶上
   努力地想给这最后的大明朝切一下脉
   却忍不住又是一声暗咳
   咳得月色惊慌,四处逃散
  
   5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这午夜的午夜开始宠着你的失眠
   宠着你的女儿心性,
   点一炉沉香屑,凝神静息,听月观心
   这一刻,你遨游物外,清澄超脱
   这一刻,我看见万千蝴蝶飞扑在玉搔头
  
   6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这咳嗽着你咳嗽下的生活
   把颠沛流离揉碎进酥糖里
   把悲愤遗恨煮沸成芥片茶
   把琐碎平淡的日常过成诗意人生
   在断壁残垣中
   斜斜地生出一段只属于你的花月春风
  
   7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我的午夜,你的咳嗽
   在“吱呀”一声厚重的木门声中
   寻你到明末清初
   但我不要做什么江南名士,将相公候
   我只想做个寻常少年
   期待与你能有一次翩然一顾
  
   8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你的午夜,我的咳嗽
   我要顺着你的诗笺,轻摇玳瑁团扇
   潜入《影梅庵忆语》中,趁势
   把你掳进我的魂梦中
   只愿
   从此让我替你消廋,替你忧伤,替你咳嗽
  
   ◎侠肝义胆李香君
  
   我能给你题诗一首么
   让你我在崔护的都城南庒相遇
   那里有一树桃花
   盛开着我们前世的传奇
  
   你有烁烁其华的美好
   我有翩翩才子的风流
   请山抹微云君见证我们的爱情
   从此,金风玉露一相逢
  
   我要带你逃离秦淮河的烟波
   那里的画舫荡漾着太多的山河破碎
   带你逃离后庭花的曲子
   那里的歌舞还在粉饰着太平
  
   可是,何处才是你我的家园故国
   媚香楼不是,翡翠楼不是
   金陵城上那轮残月更不是
   它见惯了太多的物是人非,人间离别
  
   你说:你的家园故国在一柄桃花扇上
   那里有你的深情款款,有一汪
   鲜血晕开的桃花,有一曲琵琶词
   慷慨悲歌着一个烟花女子的风骨
  
   就是这风骨穿过历史的厚重
   一头撞在高高的戏台上
   这一刻掌声雷动,我
   急忙抬步,甩袖登台扶起你走下帷幕
  
   ◎侠骨芳心顾眉生
  
   1
   请叫我徐善持
   那个顾盼流生的顾横波不是我
   我只是一个洗净铅华的女子
   何曾有过“南曲第一”的风流
  
   请叫我徐善持
   那个腰妒垂杨发妒武汉羊角风怎么办云顾媚不是我
   我只是一个委身朱门的妾妇
   何曾有过断魂莺语的婀娜
  
   请叫我徐善持
   那个桃花满面的眉兄不是我
   我只是一个贪慕荣华的诰命
   何曾有过庄妍靓雅的气度
  
   请叫我徐善持
   那个侠骨芳心的顾眉生早已死去
   死在大明朝玉体横陈的呻吟中
   那一夜,我正被龚郎抱着走下眉楼
  
   2
   我不想高谈阔论什么民族大义
   我只是一个烟花女子
   见惯了太多口蜜腹剑的小人
   他们需要忠君爱国来掩盖虚伪的面孔
  
   他们过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
   声色犬马,一掷千金
   他们自命风雅,风流
   喜欢仔细认真研究讨论我的每一寸肌肤
  
   他们纸上谈兵,沽名钓誉
   他们指鹿为马,交结朋党
   噢!他们也有过怒发冲冠
   那是因为他们的女人被别人搂在怀里
  
   他们是谁?他们是这个朝代的股肱之臣
   张口便是治国安邦之良策
   他们熟读兵法韬略
   就是没有人去读一读“锄禾日当午”
  
   3
   现在,我改头换面
   我要做一回他们
   过一种我想要的生活
   恣意地享受荣华富贵
  
   现在,我也学会了出卖
   出卖灵魂,出卖自尊
   这一切,我都是跟他们学得
   跟一个叫龚鼎孳的江南名士学得
  
   他说:他也想殉节
   “我愿欲死,奈小妾不肯何”他说这话时
   我就躲在屏风后面
   吃吃地笑,笑得花枝乱颤
  
   于是我也说道:从现在开始,请叫我徐善持
   善是善于的善
   持是云中持节的持
   我说的一本正经,跟龚鼎孳一个表情
  
   ◎ 灵秀多才马湘兰
  
   1
   如一滴
   珠
   露
   从昨夜扇面新画的一株兰花叶子上翻
   身醒来,你说你看见屈子
   就在你的幽兰馆外披发
   行吟
   兀自唱着他的《离骚·思美人》
  
   急,急,急命婢女
   取琴,焚香
   弹一曲明月松间,你要温暖这
   一片大好的流水,高山
  
   2
   好梦由来偏易醒
   奈何桃花最飘零
  
   此生幽兰君去远
   任它车马且喧喧
  
   3
   继续
   幽兰,空谷,自芳菲
   继续
   填词,度曲,斜依楼
  
   继续送走黄昏,迎来黄昏
   继续研墨秋风,笔走秋风
  
   4
   缓缓而逝的时光缓缓而又多情
   就像一颗藏身在蚌壳里的珍珠
   珠圆玉润着那如沙粒般不可描述的疼痛
   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坚守着你的爱情
  
   爱是别人的爱
   痴是你的痴
   曾经
   沧海,只因那一日你和他的相遇太翩翩
  
   5
   从此
   没有人可以走进你内心的柔软
   你把爱情画在兰花的叶瓣上
   轻轻嘬吸着芬芳
  
   那里住着一个兰花般的君子
   他曾在你危难之际
   伸开他强有力的臂膀
   给你一座幽谷般的胸怀
  
   你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如蚊蝇般小心翼翼地低语到:带我走吧!
   而他却报以呼吸的急促
   把你淹没在无边风月里
  
   6
   你放纵地大笑
   狂笑
   长笑
   卖笑
   虽然你还躺在他温暖的怀里
   但你感觉到有一种
   冷
   从他舒张的毛孔沁入你心脾中去
  
   你继续着迎来送往的青春
   把秦淮河上的
   每一片春风,每一瓣月色,每一朵桃花
   都揉碎进你如雪的肌肤
   伴以一首永远的《离歌》
   弹唱着那多情的襄王
  
   7
   谁――那是谁家的少年郎
   怎么也和你一样
   偏执地喜欢上一株幽兰
   偏执地拉起你的手
   恣意地爱,任性地爱,爱的不管不顾
  
   爱――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词汇
   仿佛清晨的麋鹿穿过林间幽暗的沼泽
   仿佛你怯怯地一低眉
   道一声:公子,贱妾蒲柳之身,难负情深
   那一夜,雨水漫飘金陵城
  
   8
   那一年,秦淮河边的桃花开得分外的红
   你置画舫,挑婵娟,引得蝴蝶一路
   那一日,寒山寺的钟声撞得格外深邃悠远
   你猛然惊醒
   你只是他眼里的夏姬
  
   那一日,你一归来
   就开始不停地咳嗽
   仿佛是要咳出你胸口中所有的淤结过往
   那一年,一株幽兰
   终于成为你宿命的传奇
  
   ◎风骨嶒峻柳如是
  
   1
   那一年,湖水太凉,不宜抒情
   唉!
   你叹了一口气,手持菱花镜
   给南明小朝廷作最后的描眉,梳妆
   这个时候虞山上梅花开得娇艳纷飞
   落在你的胸口
   玉体横陈出一段家国破碎的风流
  河南哪医院治癫痫好
   2
   影
   怜
  
   3
   无定河边,马蹄踏尽黄昏
   小轩窗外,颦鼓惊破霓裳
   柳花梦里,烟月锁住眉峰
   绛云楼中,为君歌尽桃花
  
   误拂弦呀误拂弦
   我的周郎,你的小乔初嫁
   我的酬唱,你的江南人去
  
   4
   萧萧
  
   请借我连天的烽火
   撕一页草木春秋,烫一壶国破山河
   倒酒
   倒酒
   倒一碗燕赵悲歌之气
   饮一腔金戈铁马之魄
  
   奈何!奈何!奈何!奈何!奈何
   雕弓仍在无人挽
   蓟门朝士几须眉
  
   5
   忽然想起个跳河殉节的男人
   他手中的剑
   曾刺穿过日月
   削下我的青丝一丈
  
   现在,就盘踞在我的诗中
   只因曾经我们魂梦的相守
   他可知道,那一日我离他而去
   非女儿心性,只为成全
  
   因为多情,所以懂得
   因为懂得,所以离开
  
   6
   如果可以,我要去
   宋
   词,安一个家,填一首《贺新郎》
   跟辛弃疾做邻居
   我们对酒当歌,激扬文字
   但我不会叫他嫁轩
   我要称他为青山兄
   他会不会哈哈大笑道:原来你就是柳如是
   不,我调皮地嗔怒到:现在我改叫柳妩媚
  
   7
   我有小江山呀,我的
   双腿之间流淌着秦淮河的风月
   我的乳峰下
   横卧过一场梦里飞花
  焦作癫痫医院好
   我有大情怀呀,我的
   我的樱桃小口吞咽过大明朝的气数
   我的昨夜寒蝉
   还在啼唱着一个以发覆面的男人
  
   8
   家国
   何处
   何处是家国,秦淮河还是胭脂水粉的秦淮河
   但已经荡漾不了我的画舫
  
   过尽千帆,斜晖幽幽
   谁能云中归来
   还我一丈缕帛
   裁剪出一块旧江山
  
   刻上:
   河东君之墓
  
   9
   终于,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顿悟
   生,已是死
   死!已然生
  
   ◎长斋绣佛卞玉京
  
   1
   何以渡,以流离
   以乱世,以声色犬马
   以一朵月光安静地在时光里抽丝剥茧
   而我是一只茧
   被掏空的只剩下躯壳
   只能
   以平静去告慰喧闹
   以遁入去回应空门
  
   2
   以一尾鱼,如果爱上了
   天
   空
   爱上一只飞向沧海的蝶,如果
   双飞不能比翼,我的一汪情深
   只是在重复你欲迎
   还拒的思量,只是
   给你的诗凭添一个韵脚
   我必须承认宿命,承认一朵莲花般的爱情
  
   3
   承认一根绣花针的毅然决然,刺像佛
   ――这个令我双手合什的男人,刺向
   舌尖
   ――这个曾经舌吐莲花的女人,已然偏执
  
   偏执地相信秦淮河的流波,流淌着还是
   大明的山水,偏执地相信
   舌血誊抄的《法华经》,可以入阿鼻地狱
   可以勘破这如落叶般哗哗的人间
  
   4
   可以是春酒暖,小微醺
   可以是幽州台,玉瑶琴
   可以是芒鞋,道袍淡看流云擦肩
   可以是拂尘,念珠,低语道:
  
   施主
   请回吧
  
   ◎倾国名姬陈圆圆
  
   1
   此刻,大明朝正在你跨下抽插呻吟
   一下
   两下
   你在心里暗自数着,当数到三时
   崇祯就上完了早朝
   煤山上那棵歪脖子树又横生出新的枝丫
   但这些无关乎一个男人的早泄
   以及他
   深深的自尊与愤懑
  
   2
   山海关外烽火紧
   秦淮河边曲舞艳
  
   3
   画眉,涂唇,开妆镜
   然后,习惯性地扭了一下腰肢
   款款起身
   从一个男人身边走到另外一个男人身边
   就像
   从一个朝代过度到另一个朝代
   就像
   大明的山海关到了大顺,大清
   山海关还叫山海关
  
   你还叫
   陈圆圆
  
   4
   江山
   那只是一贴令无数男人无端勃起的兴奋剂
   一次次,你玉体横陈
   躺成一艘精致的画舫
   荡漾着美妙,宛若大将军急急扎起的营帐
  
   有人
   沙场秋点兵
  
   5
   你继续着你的梳洗,扑粉,贴花黄
   直到
   紫禁城迎来了一个新的男人
  
   第一次,你感觉有些沮丧的疲惫
   第一次,你把乳房包裹得更像乳房
   高耸
   挺拔
   沦陷了江山,也沦陷了你
  
   6
   必须冲冠一怒呀
   一个喜欢争风吃醋的男人
   一个失去家国的男人
   一个背负春秋的男人
  
   他需要一个娇躯的拥抱
   就像
   历史需要他的一次背叛
   才活色生香
  
   7
   叫床声是要有的
   高潮是必须的
  
   但这些都已经无关紧要
   你被死死地摁在床上
   一次又一次
   流着屈辱的眼泪,动弹不得
   你想努力地看清这个男人是谁
   但他的长发蒙着脸
  
   8
   月光呀月光
   你大声哭喊着:你需要大把大把的月光
   来医治
   这被凌辱蹂躏的身体
   这个时候,从你
   阴道里跌跌滚滚爬出一个身披盔甲的男人
  
   他说
   他的名字叫
   吴三桂
  
   9
   你们相拥而泣,哭得很认真
   大家都在相拥而泣
   只是
   有的人哭得是历史,有的人哭的是江山
   而我哭的是我的诗
  
   诗中
   你又颠沛流离地鲜活了一回
上一篇:忧伤的落叶
下一篇:轻舞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