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木马】眉县,眉县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素材
细细想来,我和眉县是有缘分的。2005年,省委宣传部和省委组织部派几位作家下基层挂职深入生活,我先是上报了去眉县,后来又增添了凤翔,但是,最终还是去凤翔县委挂职任县委副书记。在以后的几年间,眉县成了我的牵挂,我的想象,我的思念。因为,眉县,对我来说,有一种神秘感、神奇感。   虽然,眉县和我的故乡岐山县以及凤翔、扶风同属关中西府。但是,我出生在渭河北岸的塬上,我的故乡是周朝的发祥地,我们那里的人一代一代受周文化的熏陶,几千年来,浸洇在血液中的周文化的因子并没有被时间冲刷掉。我们那里的人把渭河南岸的人称为“河南人”。说话的口气中有一种没有必要的文化傲慢和心理卑视。“河南”的文化和“河北”的文化究竟有什么区别,我一直抱着一种探究的心理。   这一次,省委宣传部派我下基层深入生活,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眉县。   在宝鸡地区,眉县是唯一紧偎着渭河的一座县城。眉县的农民绝大部分生活在渭河南岸。每天,眉县人一睁开眼,给他们打招呼的不是壮丽、俊秀的秦岭,就是滔滔、混浊的渭水,眉县镶嵌在山水之间,它既受山的阴庇又受水的惠泽,宠幸山水于一身。因此,眉县人既有山的坚强、坚毅、坚定,又有水的柔情、易变、灵动。在眉县人的生活中,以树为伴,以水为源。走进眉县,仿佛走进了一座公园,到处绿树掩映,郁郁葱葱。要领略每一个村庄,必须用目光从树林中掏出来才行。房前屋后的树木好象城市里那些寂寞难耐的女人牵着宠物一样,而眉县的水渠更是南北交错,东西纵横。关学大师张载称张“横渠”还是和水分不开。我可以贸然的将凤翔文化归为秦文化,将岐山文化概括为周文化,但是,我不能由此而说,眉县是山文化和水文化的综合体。我只能说,眉县文化是关中西府文化的一部分,但眉县文化和塬上几个县的文化形态做比较,其风貌,其个性、其特征,其差别明朗如镜,不可混淆。   和塬上相比,古老的眉县文化显示了其年轻态。从眉县文化中感受不到因袭的负担。原因很多,不可忽视的一点就是移民文化的注入。在眉县随处可以听见操山东口音的,打河南腔调的,说四川话甘肃话的老人。据我所知,1929年的关中大旱,八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剩下了6万人口,如今,三十多万眉县人的祖先,百分之七十是从外省迁徙而来的。这些移民在带来家小的同时,将思维方式、生活习惯、文化形态注入了眉县,使渭河南岸的本土文化多样化,复杂代,鲜活化。如今的眉县人之所以敢为人先,富于创造,充满活力,是和文化杂交的优势分不开的。况且,眉县的移民不比陕南的移民,陕南的移民大都自明、清两代而始,眉县的移民都是来自抗战前后或共和国成立以后,因此,眉县的移民文化显得十分年轻,而年轻就是力量。移民文化促进了眉县的工业、商业、小手工业的发展。移民文化使古老的封闭文化失去了滋生的土壤,新生事物便悄然生长。   用时代用语讲,眉县人开放,洒脱,有魄力,实际上是,眉县文化具有可贵的包容性。它既然能接纳当年的移民,就能吸收移民从全国各地带来的信息、技术乃至生活方式。   眉县是充满智慧的眉县。我曾给朋友说,假如岐山人家门前来了一个要饭吃的叫化子,岐山人拿一块馍予以施舍,便以做了善事的心态看着叫化子走出了院门,而眉县人同样给了叫化子一块馍,但是,眉县人便开始和叫化子拉家常,他们得知叫化子没有家小无依无靠,留下叫化子吃住在家里,叫化子十分高兴。第二天,便主动给主人去干活。一月两月的过去了,这叫化子就变成了主人廉价的长工了。眉县人做事有功利意识,有明确的价值观,而塬上人却缺少这一点。   在民国时期,乃至文化大革命以前,眉县人住草棚或瓦房,一家一幢或几幢,不置院墙;而塬上人即使屋漏房旧也有院墙或门楼;眉县人做菜、萝卜、白菜、粉条一盘炒,塬上人那怕弄几碗野菜,也不混搅在一块儿;眉县人穿衣服不讲究上长或短,不拘样式;塬上那怕一身粗布也要弄得十分齐整、雅观,把形式视为内容。眉县先干起来再说,塬上想周到了再干。   这一次,我来到眉县,采访了一些山东、河南的移民,那些移民的祖先大都在人生的历程中饱受苦难、历尽艰辛,但是,他们没有被生活打倒,而是把苦难踏在了脚底下,终于闯出了自己的人生天地。有些老人年过花甲依旧办工厂,栽果树,一副不屈不挠的硬骨头。   在眉县县城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小车,而摩托车更象是天空上的云朵一样,驾着摩托车的有豆蔻年华的少女或得意忘形的小伙子,也有年过花甲的老者。我曾经问过一个年轻人,眉县的大车小车为什么这么多。小伙子坦诚:买车的并非全是有钱人,有些年轻人即是借钱也要买一辆车。塬上人身上有九块钱也要再挣一块钱作为十元整票子存进银行,而眉县人有十元钱,至少要花掉八九元。这种消费观念确实和当下的国人消费观念完全吻合,但它含有非理性的因素。眉县人为自己而活着,愉快的活着,而我的故乡的父老兄弟依旧固守着周公遗训,为儿孙而活着,为他人而活着。因此,他们活得太累了,却在累中享受愉快。   我在凤翔几年,呼吸着享受着凤翔的文化,我的小说中明显有凤翔文化的痕迹。假如,我在眉县生活几年,吃透了眉县文化,神秘的眉县文化必将被我消化,眉县,也将成为我的又一故乡,成为我写作的源泉,成为我的眉县。   陕西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哈尔滨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的效果好湖北哪里有治癫痫的医院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