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马齿苋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重生小说
   一   周末回家,见房中放了一小堆马齿苋,是父亲在自家菜园里刚拔的,看来中午的餐桌上会有马齿苋吃了。   其实,父亲原来是不吃马齿苋的。   院中的菜园,种满了蔬菜,在父亲眼里,马齿苋一直都是野草。他是不能放任野草生长的,见草就拔。我告送他,马齿苋也是很好吃的菜,他不信。我种了一辈子菜,还不知道马齿苋好不好吃,父亲的话不容人质疑。   有一次去饭店吃饭,我故意点了个马齿苋。你尝尝饭店的马蛇子菜怎么样?马蛇子菜是家乡人对马齿苋的俗称。父亲不情愿地抄了一筷子,放进嘴中。好吃,没想到马蛇子菜还能做出这么好的味道。父亲连抄了几筷子,给了马齿苋少见的称赞。   父亲从那以后也吃起了马齿苋,菜地里的马齿苋被保留下来。享受了家种蔬菜的水肥,父亲院子里的马蛇子菜长得枝叶繁茂,令人一见就生食欲。   我走进菜园,去看父亲种的菜。刚浇过的菜地地垄背上,几棵马齿苋铺地生长,叶子翠绿饱满,绛红的茎秆粗壮;一点黄色的小花在两瓣齿叶间孕育,中午的时候,是它们盛开的时候,虽不大,但开得繁茂,充满着生机;已经开过花的老菜上,黑色的种子已经长成,只是还未完全饱满。虽说抗旱耐涝,但有水的马齿苋长得要旺盛得多。   马蛇子是家乡人对蜥蜴的称呼,从我心里,马蛇子菜就是蜥蜴爱吃的菜。以至于我也是一直不吃马齿苋,一直到长大后参加工作,才对马齿苋有了新的认识。      二   刚参加工作的单位宿舍的后面,是一块几十米的闲地。成了家的同事都在自己的房后种了蔬菜,刚毕业的我们,并不以为意,农村出身的我们并不稀罕种菜,况且我们自己又不做饭,在伙房吃,热闹又省事。   夏天来了,饭还没做好,我们坐在伙房前的树底下闲谈。一个同事独自走到地里,采摘了几大棵肥嫩的马齿苋来。请大家尝一尝我的手艺,他举起手中的青菜。我们不以未然,这田间地头的野菜,到处都是,小时候给羊拔草都不是我们的首选,还能做出什么花样?   只有几个人吃饭的小伙房,气氛好得很,想吃什么,师傅每次都会给商量。你如果想露一手,那师傅也难得忙里偷个闲。同事开始操作,动作相当熟练。把菜放到热水里焯一会,翠绿的菜叶有些暗淡了,从茎上掉下了不少,直挺的茎秆变得软绵绵的,焯菜的水变得稠糊糊、滑溜溜的。把水倒掉,用清水冲洗一遍。同事把马齿苋拿到案板上切成两三厘米的小段,把已砸好的蒜泥倒进去,加一点盐和香油,拿筷子拌一拌。   好吃。菜滑嫩,味略酸,然而被新砸出蒜的鲜味掩盖,只剩下新鲜爽口的感觉。没想到这司空见惯的野菜竟有如此鲜美的味道,我不禁感慨浪费了这么多年吃马齿苋的机会。   怎么没见咱家吃过马齿苋呢?周末回家,我问母亲。   那菜有股酸味,连羊都不怎么吃,怎么能让你们吃,母亲很纳闷我对马齿苋的兴趣。   成家后也问过农村出身的妻子,是否爱吃马齿苋。   酸酸的,不好吃,看来妻子一家也是不吃马齿苋的。   汪曾祺《故乡的野菜》对马齿苋也有记载,“我的祖母吃长斋,她的马齿苋包子只有她自己吃。我尝过一个,马齿苋有点酸酸的味道,不难吃,也不好吃。”   我口中的美食,在别人看来竟是如此寻常,这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了。   再不吃菜就要老了。我伸手拔下这棵长得茁壮的马齿苋,地湿,菜容易拔出,连根也一块拔了下来,白色的根须还带着泥土。叶青、梗赤、花黄、根白、子黑,五色对应五行,马齿苋又被称为五行草。五行对应五味,青叶为木,木曰曲直,曲直作酸。不知这样解释,会不会贻笑大方。但马齿苋的酸,应该是影响它成为餐桌常见菜肴的主要原因吧。      三   马齿苋一直被埋没着,多是以饲料身份出现,假若被端上饭桌,如不是对其有特殊的喜好,多就是遇上了灾荒年。默默无闻的马齿苋,一直孤独地被边缘化,可有可无地存在着。好在它并在乎别人的看法,旱涝不惧,对地的肥瘦也不捡,晒不枯,沤不烂。这五行俱全的植物,应和着国人对世界的认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一直顽强地生长,泼辣地生存着。   “苦苣针如刺,马齿叶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没在中园。”杜甫的诗里,园官竟把马齿苋也当作蔬菜,送交官府食用。而且《唐语林》记载:“德宗初即位,深尚礼法,……召朝士食马齿羹,不设盐酪。”让自己的官员们通过吃马齿苋体验民间疾苦,这是马齿苋受到的最高待遇了。   不过马齿苋依然沦落在民间,“旱八鲜”之一,名称虽好,毕竟仍在野菜的行列。好在有聪明的南方人,用自己深厚的饮食文化,给了马齿苋多种做法,凉拌、做煎饼、包混沌、包包子……为了克制马齿苋的酸,他们还发明了用草灰揉搓马齿苋的办法。   北方人就不行,汪曾祺都说,“北京人叫做马苋儿菜,吃的人很少。”北方人首先不是太爱吃马齿苋,对马齿苋的吃法研究得就更少。   以前吃得少,现在却发生了变化,很多人都喜欢上了吃马齿苋。不同于我对马齿苋发自味觉的认同,许多人对马齿苋的爱好,多源于养生的需要。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追求起了养生。野菜没被药肥污染,营养丰富,能防病治病,一下成了人们追捧的明星菜。蒲公英,荠菜,徽菜……当然也不会少了马齿苋。虽然还是有点酸,但科技的进步,满足了人们追求高质量生活的需求。更多的调味品,被用于日常菜肴的加工,足以克治马齿苋的酸,弥补其味道不足的缺点,马齿苋越来越多地被端上了人们的餐桌。谁能想到,国家的富强,竟改变了马齿苋的命运。   每种植物,在中医面前都有独到的作用。五行俱全的草,定有其价值。果然,汉,藏,苗,瑶,各族的医生都注意到了马齿苋的药用价值,马齿苋被通用于治疗痢疾,肠炎,咽炎,痈疮等病。科学的发展,更进一步证实了马齿苋的药用价值,天然“植物抗生素”,现代医学给了马齿苋新的称呼,这当然要比化学合成的抗生素珍贵得多,那些追求养生的人们知道了马齿苋的这一功效后,一定会更对马齿苋趋之若鹜吧。   “乃知苦苣辈,倾夺蕙草根,又如马齿苋,气拥葵荏昏。”其实杜甫是看不上马齿苋的,也许认为马齿苋抢占了其他嘉蔬的生长空间。尽物之用,五行草终被重新发现。现代社会,科技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已让马齿苋以及其他的野菜们走进嘉蔬的行列。   夏天,容易吃坏肚子,吃一盘砸了蒜泥的马齿苋,既治病又防病。药食同用,如果感兴趣,马齿苋就是不花钱的药菜。   新疆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患有癫痫一直抽搐怎么办不同病因引起的癫痫发作武汉治疗癫痫病应该去哪家医院